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

【Knight-復甦之花】十三章-路標


「……只好去找別的方法了。」亞比安忽然蹦出一句,「雖然我不想讓爺爺等太久……啊,明明是沒有辦法的事,但卻覺得……如果我放棄這件事,爺爺一定會很失望、不,失望的其實是我自己……」



亞比安一手蓋住右臉,手肘撐在桌上,「我想治好爺爺,現在也還是很想……我一直以為只要努力就做得到,但其實就跟我自己練劍一樣,有時候還是……還是不行。」

「在山上被熊追的時候,我是真的覺得不行了……如果能成功逃走,我一定衝回家,不會再想去拿復甦之花的事情……可是,姊姊妳出現了……因為有妳在,我突然覺得還是有希望的。也許就像姊姊妳說的那樣,我只是想躲在妳後面,找機會拿復甦之花而已……」


伊蒂斯抬起頭看著亞比安,然而亞比安還在繼續說著。
「我跟爺爺一起到那個森林時不害怕,因為有爺爺還有騎士大人在。就算那時我才十歲。但真的自己到了那裡……如果沒有姊姊在,我早就逃回去了。」

「雖然不過是一個晚上的事……但我真的不敢再到那個森林。所以不用拿復甦之花,對我來說搞不好是好事……」亞比安哽咽道,「但是,這也代表我得重頭再來、我還能再冒險一次、兩次嗎?爺爺能等到那時候嗎?」
「不,其實這些都是假的……根本只是我不敢去找、我一直覺得爺爺很重要,但我卻不敢為他再去冒險!」


「不是這樣!」
伊蒂斯忽然開口,聲音比她自己所認為的還急切,但她不在意。
「你只是還不夠強,還沒有能自己前進的力量而已,所以你才會覺得無力,而且為此自責。」

伊蒂斯拿下護目鏡,那雙比冬星更亮的銀色眸子出現在亞比安眼前。她無比認真的說著:
「我是戰鬥民族堤利希族的人,戰鬥就是我們的本分,因為相信自己的力量,所以我才能向前走。」
「可是你不一樣,亞比安……你是生在幸福家庭的人,你本來就不需要太多的力量,因為戰鬥本來就不是你該做的。你只要和家人好好過日子,每天採草藥、種菜……那就是你的本分了。」
「只是,你想治好你的爺爺,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需要力量,但你並沒有那份力量。所以你不得不倚仗其他的人。但就算如此,你想治好爺爺的心意是真的存在的,並不像你所想那般脆弱!」


「如果你還堅定的保有這份心……那就努力去爭取你想要的力量。」伊蒂斯道,「現在不就是個機會嗎。只要你不後悔你的選擇。」
伊蒂斯看向窗外,騎士團的淨化還在持續著,光芒映著騎士們的身姿。
亞比安也凝望著那景象,眼中漸漸發出了光。
「伊蒂斯姊姊……我總是給你添麻煩。連這樣的事,也得麻煩妳安慰我。」半晌,他嘆息道。
伊蒂斯搖頭,「……對我來說,你的出現未必是麻煩。我哥哥說過,任何事物都有他的意義,不管是多微不足道的事情。」


亞比安霍然轉頭看向她,耳根有點泛紅了,但伊蒂斯並沒注意到。
她靠著窗戶閉上眼睛,像是陷入了很深的回憶裡。
剛才那些話並不完全是說給亞比安聽的,同時也是說給自己。
亞比安想治好爺爺,和爺爺聊天、到山上採草藥。
而她也只是想再看到他的笑容,再一次聽到他的聲音。
她只有這個願望,雖然現在看來只是奢求。
但就算是一個希望被摧毀的現在,她也不會放棄這個心願。



───────


時間回到稍早前,夏黎亞與伊蒂斯還未趕到時。


啪砰。
沉重的落地聲,一隻血徒被艾爾連伯特的劍擊倒在地。那把劍有半人寬度,長度比一般長劍略長,劍身上開有炎紋般的血槽。
這樣的重擊若是人類早就昏死過去,但血族均是具有高度恢復力且沒有痛覺的死體。不等血徒再次爬起,艾爾連伯特的劍尖便刺入其心臟,隨著咒語念誦,燦金色的流光自劍身貫入,血徒便在光華中融成灰燼。


艾爾連伯特沉下眼,在這裡聚集的血徒已盡數消滅,而安排到兩側街道巡查的騎士團團員也陸續現身回報情況。
「隊長!左大道清除完畢!」小隊長迪恩回報。
「辛苦了。」艾爾連伯特點頭,另一名小隊長葛蘭也帶著兩名騎士現身。
葛蘭和兩名騎士向他鞠躬,正要回報,此刻卻有一名紅髮騎士快步前來通報:「隊長!到右巷內探查的-」

紅髮騎士忽然瞪大眼睛,還來不及喊出聲音,響亮的鎗鋃聲便已蓋過一切。
原本在葛蘭兩側的騎士均踉蹌退後,手中長劍被震出缺口。
葛蘭忽地後躍,那行動異常迅捷。艾爾連伯特眼神極冷的盯著他,葛蘭已沒了先前那誠敬的神氣,取而代之的是雍然的笑容。

在那瞬間,趁著艾爾連伯特分神留意通報時,葛蘭和兩名騎士忽然拔劍分從三側刺向他。所幸艾爾連伯特反應極快,在那電光石火的一秒迴過大劍擋下攻擊,並逼退兩名騎士。
其他騎士們立刻回復作戰姿態,以艾爾連伯特為核心圍成包圍網,警戒著葛蘭和那兩名騎士。
「葛蘭小隊長,喬許,哥爾德。簡直不敢相信……」其中一名騎士低聲自語,臉上只有震驚和傷感。


「不愧是艾爾連伯特,我真應該直接下殺手的。」葛蘭讚賞道,聲音變得優雅溫和。
艾爾連伯特歛眉,「你是……!」
葛蘭兩手撫上自己的臉,那張臉就像是被剜開一樣從中脫落。利爾子爵那輪廓柔和的臉孔從皮層間出現。
「暮利爾……」艾爾連伯特沉聲念出這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