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日 星期二

【Knight-復甦之花】十四章-衝突

回家時沒有把文檔帶回去,所以就一直到現在才繼續PO
等結束應該會寫個檢討文吧


-------------


「原來你還記得我,真是榮幸。」利爾子爵,不,暮利爾如此回答。隨手往胸前一撕,那騎士裝也如皮般脫落,顯出他原本的衣著。




他身旁的騎士抬起頭,身體像充氣的氣球般膨脹、爆開,現出爛泥般不斷濃稠鼓動的真形。
即使是訓練有素的騎士,也很少人親眼看過這樣的場景,有幾個騎士忍耐不了的掩住嘴,強行嚥下湧上喉頭的噁心感。

「要把皮完整剝下來可不是容易的事,就這麼毀了,真可惜。」暮利爾嘆息,但語氣中一點可惜的成分都沒有。
這對騎士團而言完全是赤裸裸的挑釁。騎士們眼中均現出怒意,更加嚴整戒備敵人。

艾爾連伯特的眼中多了絲悵然,但神情依然冷肅。考慮到四周的騎士團同袍,他並不想在這時候同暮利爾多說。

像是看出了艾爾連伯特的想法,暮利爾輕笑出聲,那語氣竟有些像似夏黎亞,「我可是很想同你敘敘舊呢,艾爾特。還是說你不想丟了你騎士長的面子呢?」
艾爾連伯特提起大劍,「你已沒資格這麼叫我。」

暮利爾一抬手,兩側爛泥般的物體像野獸張開血盆大口那般猛地衝起。

「去吧,"朽魔"。」暮利爾下令,手揮向包圍他的騎士團員。
朽魔發出一陣奇異的聲音,像是岩漿在地底翻攪噴出的聲音,同時一股腐臭氣蔓延開來,光是聞到這樣的氣息便會乾嘔昏暈。
所有騎士團員都展開護身神術,同時,兩攤朽魔分裂為十幾攤撲向騎士們。


「這樣就沒人妨礙了。」暮利爾像是很滿意的撫掌,掌中竄出艷紫色的長鞭,那鞭子昂起蛇頭般的前端,像毒蛇般朝艾爾連伯特襲去。
「如果把你咬碎,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樣的表情。」暮利爾毫無笑意的道,語氣稀鬆平常,卻透出深沉而真實的殺意。
艾爾連伯特沒有回答,他雙手握緊大劍,劍上炎紋發出光芒,揮動大劍展開金色的勁風,彈開長鞭的攻勢。
他善守善攻而不善於閃避,而他知道自己絕不能被暮利爾擊中,就算只是擦過也可能造成致命後果,因此他絕不能冒進。



兩側,騎士們兩人一組對抗朽魔,用劍斬裂它們只會增生更多,因此必須神術常駐,以強勁的光魔法去蒸發它。同時也得小心不能讓它纏上自己的身軀。
朽魔真正可怕的地方不在分裂,而在於"侵吞"。只要沾到一點便會被它貪婪吞食血肉,若無法立刻除去它,可能整個身體都會被吞食殆盡。
雖然神座騎士團的制服都是經由洗禮加護過的裝備,但面對朽魔的"侵吞"也只能抵擋幾秒而已。

艾爾連伯特沒有分神去注意麾下騎士們的情況,他必須全神貫注對付眼前的大敵,更重要的是他相信他同袍的力量。

"我是您在凡塵中的劍,為貫徹此世的正義與公理而生。
我是您在喧囂中的盾,為守護一切的善良與秩序而存。"
神座騎士團的祝禱歌在心中響起。

「此劍反映榮耀,此身容許犧牲,此心貫徹正義!」艾爾連伯特朗聲唱誦,光流透過劍化為劍氣環繞他的身軀。所有攻向他的攻擊都被阻於光外。
暮利爾微瞇起眼,艾爾連伯特趁機朝他展開攻勢,大劍上的光旋反捲住毒蛇鞭,發出尖厲的撕響,長鞭瞬間被扯斷為十幾截掉落在地。

「少自以為是!」暮利爾第一次發出了足可稱為憤怒的聲音,手上突然現出十柄閃動黑芒的銳劍,全部朝艾爾連伯特襲去。

那十柄銳劍絲毫不受光流影響,如同鎖定獵物的梟不斷朝艾爾連伯特攻擊,無法擊落亦無法閃躲,只能以武器破壞它們。
暮利爾的攻擊卻還沒結束,一柄血霧色的弓出現在他手上,而足以致命的箭正對準了艾爾連伯特。


暮利爾放開繃緊的弦,箭如血紅色閃電飛出!


嗖。
藍光一閃,弓箭同時斷折,散成霧狀。

「還想玩的話,我來陪你。」
冷澈的聲音說著,夏黎亞手持雙劍擋在暮利爾面前,銀瞳冷然。

艾爾連伯特粉碎最後一柄銳劍。
「實在是個逞強的傢伙……」他看著夏黎亞,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直讓一旁騰出空檔正準備幫忙的騎士們傻眼。
「你也不遑多讓,艾爾特。」夏黎亞道,雙眼仍緊盯著暮利爾。

暮利爾也看著夏黎亞。

「現在還不是和你玩的時候。」暮利爾的聲音聽不出情緒。他緩緩向後退,朝腳旁的排水蓋一踢,那蓋子猛然飛開,一隻較方才更大更黏稠的朽魔從洞內噴濺出來。
「慢慢玩吧!」暮利爾道,毫不猶豫的跳入排水道中。夏黎亞瞥了艾爾連伯特一眼,隨即追了下去。
艾爾連伯特知道那眼色代表什麼意思,即使感到憤怒也還是無可奈何的接受了。



「隊長!我們可以追擊!」一個小隊長請命道。
「不,交給他就行了。」艾爾連伯特道,「我們的任務是消滅它!」他纏繞聖光的劍斬向朽魔,瞬間蒸發掉一攤濺來的泥。
「所有人再加把勁!這是今晚最後一個敵人了!」他鼓勵道。
「是的!隊長!」騎士們放聲回應。這時卻有個聲音一枝獨秀的響起:「消滅它隊長請吃宵夜!大家加油啊!」
「喔~~~!」騎士們舉起劍高呼。
艾爾連伯特低聲罵了一句,「誰說的……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