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6日 星期日

【Knight-復甦之花】十五章-分道揚鑣


一直忘記要po(喂



-------


這場動亂結束後城內各酒館旅館立刻被騎士團員們"入侵",雖然神座騎士團一向紀律良好,但一群疲倦的騎士們也夠讓店家忙上好一陣子。
這次發生在茵發茲城的血族入侵事件雖沒有釀成大災禍,但高階血族、朽魔與幾十隻喪屍血徒居然同時出現,對習於和平的居民來說無疑是極大的震撼和不安。
為了穩定城中居民的心並防範血族再次攻擊,身為騎士長的艾爾連伯特和芙羅都必須再在此城留守一陣子,等待其他騎士長來交接守城事務為止。


隔天一早,亞比安與伊蒂斯來到神座騎士團在茵發茲城的神殿。
亞比安站在切砌平整的階梯上,不斷面對著神殿大門深呼吸。

「吸,呼,吸,呼……」亞比安又吸了一口氣,「好!我一定要加油!」
「加油什麼?」
一道帶笑意的熟悉聲音響起,兩人轉頭,只見夏黎亞穿著素色旅行裝站在他們身後。
伊蒂斯朝他致意,隨即看向亞比安,後者有點困窘的開口:「呃……我想加入神座騎士團,可是就這樣進去講我要加入實在是……」
夏黎亞一拍掌笑道:「那很好啊,跟我來我直接帶你們去見艾爾特!」
「咦?真的嗎?」亞比安發出驚呼。
「都見過好幾次面了,不用害羞。」夏黎亞笑嘻嘻的道。一手放在亞比安肩上就把他朝神殿裡推。
亞比安有點不知所措的看向伊蒂斯。
伊蒂斯只朝他揮了揮手,「把握機會。」她道。




夏黎亞帶著亞比安直衝騎士長辦公室,其他的騎士並未多作阻攔,顯見這樣的事並非第一次發生。當然,禮義騎士長和前王國禁衛騎士長私交甚深這件事也是眾所皆知的。
但即使熟到像在自家走,夏黎亞也沒忘了先敲門,等到門內傳來回應才進去。
一進門可不得了,除了艾爾連伯特,芙羅外他們的副官、小隊長也都在場,整個辦公室氣場強到亞比安想逃跑,一句"對不起打擾了"險些脫口而出。

幾乎所有人都用一種微妙的表情看著他們,芙羅像是快笑出來,艾爾連伯特則挑眉看著夏黎亞。
「有何貴幹?」
夏黎亞依然是笑吟吟的,「艾爾特,一大早的別僵著一張臉……哪,快點說吧。」他拍拍亞比安道。
「咦欸?」亞比安環顧四周,幾乎快陷入恐慌狀態。
「我、那個、」吞吞吐吐了幾句,亞比安深吸口氣,努力流暢的大聲喊出:「我、請讓我加入神座騎士團!」
「對不起、我太失禮了,不過我真的,真的非常希望能加入您們騎士團!」剛說時還很害怕,但他卻逐漸的冷靜下來,不再迴避每一位騎士的視線。

芙羅忍不住露出笑容。艾爾連伯特表情無甚變化,只是換上了認真審視的眼神。
「要加入啊……這麼有朝氣是很好,但不是光說要加入就能加入的喔。」芙羅用著老師的口吻說著。
「是的……」
在亞比安垂下頭前,芙羅又說話了:「首先要通知家人。」

亞比安又抬起頭。
「通知家人,確定人格,再通過審查就差不多了吧。嗯,本來我們騎士團就不是什麼高不可攀的地方,只要人格正直,有願意幫助他人的心就好了。」芙羅屈著手指道。
「妳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艾爾連伯特開口,「要懂得先報上自己的名字。」

「啊!」亞比安如夢初醒,他立刻挺直身子:「我叫亞比安˙里特列!請多指教!」
「對了,就是這樣。」芙羅笑道,「你的家鄉在哪?」
「是的。在利沛村!」
「收下這個。」芙羅道,拿出一紙文件,「這是申請書,你和家人好好商量,如果還是想加入,就再來這裡找我們。」
「好的,謝謝各位騎士大人!」



───



夏黎亞送亞比安到神殿門口,伊蒂斯還靠在一旁的樹下等著。。
「姊姊,已經說清楚了。」亞比安將申請書現給她看。
「嗯。」
夏黎亞看著他們,微笑道:「那麼,我還有事要辦,也許就在此告別了。」
伊蒂斯站直身,走到夏黎亞面前,「我也會在今日離開這座城,至此,謝謝你的幫助。」

亞比安瞪大眼睛。
夏黎亞頷首,「在依芙菲洛斯的守護下,必然會有再次見面的時候。」
「我由衷希望如此。」伊蒂斯回應,雖然極淡,但她臉上確實有著稀微的笑意。
夏黎亞笑笑,朝他們揮了揮手,逕自走遠了。




亞比安轉向伊蒂斯,「姊姊,你今天就要走?」
「我在這座城已經沒有其他該做的事。」伊蒂斯道,「我想繼續旅行,也許會回去家鄉,也或者……去找其他的復活之法。」
「……」亞比安沉默了會,「姊姊,我想請你到我家坐坐,就算只是一下子也好……」
伊蒂斯看著他,「抱歉,我不打算去。謝謝你的好意。」
亞比安垂下眼,「這樣啊……」

伊蒂斯想了想,拿下護目鏡,忽然將它放到亞比安的頭上。
「!」亞比安兩手壓著護目鏡,失落的表情被驚訝取代。
「這個借你。」伊蒂斯道,「等下一次見面你再還給我。」

伊蒂斯的語氣還是淡淡的,但這句話聽在亞比安耳中比任何事都讓他高興。
他露出至今為止最燦爛的笑臉,「我會保管好的!一定會好好的還給姊姊妳!一定會和姊姊再見面的!」
伊蒂斯勾起嘴角,這一次是真真切切的笑容,銀色的眼眸在亞比安眼中閃閃發亮。


那之後兩人一起走到城門口,踏出城前,伊蒂斯又像是想到什麼般走向亞比安。

「說起來。」她向亞比安道:「有些話你還是放在心裡比較好,可別看誰對你比較好就全都說出來了。」

這只是單純的叮嚀,亞比安卻笑了,笑得莫名燦爛:「姊姊放心好了,我只對我信任和喜歡的人說這些話喔!」

伊蒂斯露出了可說是無奈的表情,「又來了。」
她搖搖頭,再次轉身走向城外。
這一次她是真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