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Knight-復甦之花】第一章-前行


前言:

此篇為之前投稿的失敗作,畢竟是花心力寫的,不想讓它就這樣沉沒,所以就PO了
但往後全部故事會重寫。這篇就當初始草稿看看吧XD





 -----------------------

楔子:

 

橫跨廣袤的荒原

翻越蒼綠的山嶽

渡過那湍急的河流

在那終端靜靜盈滿的湖畔

生長著此世最豔麗的紅色

那是古老傳說中

自聖女鮮血綻放的奇蹟

擁有復甦之力的紅蓮

 


───


─────────────

第一章:

 
畢倫山脈,座落於艾卡蒂亞大陸北邊。山脈間有一處被稱為"冰結之地"的洞谷,傳說為上古時代冰雪女神"艾絲忒兒"的居處。寒冰千年不化,氣候異常寒冷,便是包著厚厚的棉襖皮衣,也無法根絕那刺入骨髓的寒氣。也因此這成了常人絕不敢輕易踏入的祕境。

 

但伊蒂斯不一樣。

她穿著戰士的裝束,腰上繫著長劍,暗紫色的長髮繫在腦後。護目鏡遮住了她的眼瞳。

今天,是她的啟程之日。

 

她望著通往洞谷深處的長廊,在那最深處沉眠著她摯愛的親人。

十幾年前,他在冰雪紛飛的山谷握住她的手,帶她脫離封凍孤寂的世界。

現在,由她來解救她的親人,她唯一的兄長。

將長劍平舉,黯淡的劍刃閃過靛藍色的鋒芒。

她單膝跪地,一手平放在劍身上,垂首向著彼方祝禱:


「精靈之神依芙菲洛斯,您的恩澤遍布大地,您的靈氣是流動的風。請護佑您堤利希族的戰士。願您的子民能夠甦醒,願我珍視之人能夠復生。」

 

 

───

 

位在內陸的塞特荒原,氣候不比沙漠乾燥,卻也不像一般綠地濕潤。

冬春之際的降雨是荒原的主要水源,荒原內的湖泊、河道也賴冬雨供給水分。

青木湖是塞特荒原中第一大湖,與西北方的山脈河道接壤。成了此處最大的綠地,也是牧族的聚居處、旅人的落腳處。

百來個帳篷不緊不散的圍成一個聚落,最大的帳篷是此地的酒棚。老闆是天性熱情好客的里洛族人。酒棚後是十幾個小小的旅宿帳棚,能讓旅人安心的休息。

 
伊蒂斯也來到此間。酒棚內散坐著形形色色的人。大多都披著斗篷,主要是為了防範荒原的暴風,但也有隱藏身分的意味在。

也因此,戴著護目鏡身披斗篷的伊蒂斯並沒有受到注目。

 

「歡迎,需要什麼嗎?」老闆詢問,即使蓄著一臉大鬍子也掩不去親切的笑意。

「請幫我裝滿四袋水,另外準備兩袋乾糧。」伊蒂斯說著,將足數的銀幣和幾只皮袋放到長桌上。

老闆卻沒立刻收下,「客人,勸你多休息兩日再上路。就算有駱駝代步日夜不休的趕路,到下一個聚落也要五日時間。途中還可能遇上盜匪團和大風暴。」

「不要緊,我有要事。」伊蒂斯道。

「天大的事也比不過僅有一次的生命。」老闆道。


但伊蒂斯態度堅決,老闆吩咐助手準備指定物資後,便又說道:「不如這樣吧,我有個好友日斜後便要護送我族商人前往茵發茲城。我看你也不是泛泛之輩,不如與我的好友一同前行。他們的代步工具是車,走起來可比馬或駱駝都快得多,又能相互照應。先不說風暴,接下來可能遭遇的盜賊個個都是亡命之徒。其中"黃狼"更是惡名昭彰的盜賊團,一個人很容易被他們纏上。」


伊蒂斯微微蹙眉,茵發茲城正巧就是她下一個目的地。她這一路上亦確實遭遇過盜賊,雖然敵人不多但為了保全物資也著實讓她費了些力氣。"黃狼"的名號她也是聽過的,單獨遇上難保能全身而退。

 

「承蒙你的好意。我是否可以看看同行的人?」伊蒂斯問。

「可以,現在就有幾位在此。我想我的朋友也差不多該到了。」

 


老闆話聲甫落,酒棚門口的帳幕被掀起,一個紮著低馬尾的黑髮青年走了進來。

離門幕最近的幾個人立刻招呼出聲:「日安!夏黎亞!」

「日安。沙勒、安卡夏、斯提。」被喚作夏黎亞的人露出微笑,只是這一笑,就讓整個酒棚都光彩煥然。

 

伊蒂斯透過護目鏡打量著他,接著微微一怔。

夏黎亞也披著斗蓬,但那淺茶色的斗篷完全無法掩蓋此人天生的氣質。而因為斗篷的遮蔽,伊蒂斯也看不出他身上的裝束。

但這些都不是讓伊蒂斯注目的部分,真正引起伊蒂斯驚異的,是那雙眼睛。


猶如映雪般的銀色眼瞳。

那是她堤利希族最大的特徵。她藏在護目鏡下的也正是這一色眼瞳。

 


堤利希族是精靈與人的混血,代替不能沾染血腥的精靈戰鬥,保護自然與無辜生命的種族。此族中人通常具有與精靈相近的漂亮容貌,能與自然溝通的靈力及優秀的身體能力。但也因此被一般人排斥,被黑暗種族敵視。

上古時代結束,神祇們遠離人世後,站在神靈一方又具有優秀能力的堤利希族成為眾矢之的。遭受到很長時間的迫害,導致人數大量銳減。也因堤利希族再難以影響人類控制的世界,對堤利希族的迫害才緩和。雖然如此,堤利希族仍記著過去遭受到的殘忍對待,因此直到現在也很少有堤利希族願意涉入人類的事務。非不得已的情況下都以術法或道具遮蔽顯眼的銀瞳。


所以,夏黎亞敢這麼直接拋頭露面,對伊蒂斯來說是相當異常的一件事。

雖然里洛族血緣上親近自然,與堤利希族關係較好。但途經此地的其他人怎麼想就難說了。



 

夏黎亞從老闆那得知事情經過,將主要同行的人們也聚集到長桌前,向伊蒂斯自我介紹。

「我是里洛族的守衛安卡夏。」有著鳥窩般棕色亂髮的青年挺起胸膛道。

「我是邊境商人沙勒。」身材略福泰的中年人道。

「托威爾。」另一個眼神銳利的青年簡單說道。

「還有我,茵發茲城的納爵!」金髮穿戴著乾淨衣服的男子指了指自己。

 

「我叫夏黎亞,請多指教。」夏黎亞側身微笑點頭。

直到夏黎亞自我介紹完,坐在較角落的圓臉少年才站起身,有點斯斯艾艾的道:「我,我叫約西亞,你好!」

「約西亞還是一樣容易緊張。」沙勒笑道。

「不緊張就不是約西亞了嘛!」安卡夏半開玩笑的道。

 

伊蒂斯一一致意。畢竟是要同行到茵發茲城的人,她也不想失禮。

 

「來壺葡萄酒,預祝我們此行順利吧!」納爵豪氣的道。

「你確定,我這裡的葡萄酒可是很貴的喔!」老闆打趣道。

「哈哈,再貴我都付得起啊!乾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