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Knight-復甦之花】十章-不安


伊蒂斯離開後,約西亞攜著莉雅的手走上樓梯。



莉雅是他自幼的青梅竹馬,雙方也已訂下婚約。然而,兩年前莉雅卻罹患急病,他天天夜夜守在她的床邊,向神禱告,莉雅還是沒有睜開眼睛。
所幸,他找到了利爾子爵,也藉由持續不斷的旅行和貿易得到了足以換取"復甦之花"的代價。

莉雅的手冷冷的,約西亞更加握緊她的手,像是要把自身溫度傳遞過去。
應該是因為封凍法術的關係,所以莉雅的身體還沒恢復正常溫度吧。約西亞如此想道。

莉雅依靠著約西亞,走路的姿勢初時還很笨拙,但現在已經正常些了。但她的神情依然迷濛,約西亞不斷的同她說話,她也僅是點頭和簡短的應聲。
畢竟剛從沉睡中醒來。還要多點時間適應。約西亞想。

打開前方的白色門扉,灑滿橙紅光芒的走廊就在眼前。
好美。約西亞想,以前從來不覺得夕陽的光芒如此美麗。

他牽著莉雅,想到窗邊和莉雅一同欣賞夕照,卻感覺到莉雅的手突然顫抖起來。
「啊……」莉雅難受的彎起身,長長的金色捲髮掩蓋住她的臉。「好熱……熱……喉嚨好燙……」

「莉雅!」約西亞驚慌的扶著她,「怎麼了!」
「好熱……好渴……」莉雅顫聲說著,朝約西亞抬起頭。

那瞬間,約西亞看到了滿佈朱紅血絲的眼。彷彿龜裂的紋路盤據在莉雅白皙的臉上。
「約……西……亞……」
撕裂般的語音自莉雅裂開的口唇中逸出。袒露出的森白尖牙刺穿約西亞的頸子,溫暖濃稠的鮮血都湧入她的喉中。


「若是沒有太陽,也許你還能跟美麗的莉雅共度一夜……不過這樣也未嘗不好。」
階梯前,利爾子爵溫柔的說著,唇邊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


「伊蒂斯…..」
昏沉間似乎聽見了呼喚她的聲音。

「伊蒂斯……」
她陡然驚醒,從原先趴著的床墊上彈起。

瑟默爾不知何時已睜開雙眼,原本溫潤的輪廓因病而消癯,臉上毫無血色,唯有那雙銀瞳仍然溫柔,一如當年在雪地上所見那般。

「哥哥!」伊蒂斯叫喚,「你感覺還好嗎?會不會餓?我端湯給你-」
「不用了......」瑟默爾道。「我有話跟妳說,別離開……好好的聽。」
伊蒂斯點頭。

「族人們都撤走了吧……」瑟默爾偏頭看向窗外,神情中顯出一絲悲傷,「對不起,若不是我……妳也不用留著……」
「別說這樣的話,哥哥。你會康復的!」伊蒂斯道,輕輕握住他放在床沿的左手。
「我自己的狀況……我明白。」瑟默爾道,他的聲音突然變得清晰,「在冬天之前……伊蒂斯,我不會再阻著妳的腳步。我會在那之前……回到"祂"的身邊。」

「不。你會康復的!」伊蒂斯顫抖著,她盡全力穩定聲音但徒勞無功,「依芙菲洛斯會護佑你……!我無數次向祂祈求……祂不會帶走你的…….」

「伊蒂斯……」
瑟默爾慢慢的抬起左手,僅是這個動作便耗去他大半力氣。
他輕輕摸著伊蒂斯披在肩頭的長髮,雲淡風輕的臉上只餘下對她的憐惜。

「溫柔的依芙菲洛斯啊……」瑟默爾輕聲祈求著:「請您護佑伊蒂斯……安撫她的傷痛……讓她走出這個牢籠吧……」

「請不要讓她……孤獨一人……」



───


一滴淚水滑下伊蒂斯的臉頰。

她現在躺在旅館房間的床上,窗外天色已轉為深藍,夕陽最後的餘暉在天與城之間劃下淺淺的光影。

她起身,雖然只是短暫的睡眠,但對她而言也足夠了。

不要孤獨一人。

這是哥哥最後說的一句話。那之後,哥哥就陷入深沉的睡眠,再也沒醒來過。

「我……」
她雙手環抱胸口,閉上眼睛,輕而堅定的話聲自她唇中逸出。
「我還是要拿到……復甦之花。」


睡眠是最能使精神放鬆的方法。
很多東西會隨著睡眠流去,包括恐懼和擔憂。
伊蒂斯現在就是如此。
到底為什麼當時要逃走呢,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都要讓哥哥醒來的不是嗎。


抱著忐忑和自責的心思,她跑過逐漸黑暗的街道,再一次踏入那條整齊的巷子。
夜間的巷內相當晦暗,但四周屋子窗口內透出的燈光和天上的月照亮了眼前的路。
她到了那棟華貴的大屋前,庭院燈火通明。利爾子爵就坐在庭中的長椅上。

「我知道妳會回來的。」他看著伊蒂斯微笑。
伊蒂斯點頭,「我想和你交易"復甦之花",無論是怎樣的條件,我都會努力去完成!」
「並不是很難的條件。」利爾子爵道,目光從伊蒂斯的臉移向她腰上的劍。
「就用那柄劍交換,妳意下如何?」

伊蒂斯一愣,臉上現出明顯的猶疑,但只是一瞬間的事。


「妳不能答應!!」
驀然,一道惶急的喊聲響起,打斷了伊蒂斯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