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5日 星期三

【JOJO SBR】歸零


想想還是PO上部落格好了

腐向.有劇情捏他.請注意


-------------------------------

這篇其實是兩則短篇的結合,第一則剛看完第七部時就寫了。第二則是今晚補完的小片段。
也許是太一廂情願太自我的東西,但我還是想把我心中對傑洛與喬尼的感情表現出來。




───────


傑洛˙齊貝林做了個夢。
夢裡他依然對繼承家族的"職責"感到迷惘,依然為了幫助那無辜的男孩遠渡重洋,參加SBR。
也依舊在報名時被偷去二十美元,教訓了那個小偷;依舊在賽程中遭遇殺手襲擊。
但他未再遇見那個坐著輪椅的少年。



喬尼˙喬斯達做了個夢。
夢裡他依然年幼,依然受到父親嚴厲的教育,但這次他沒有把達尼帶上餐桌。他所敬愛的大哥尼可拉斯沒有意外身亡。DIO也沒有來到喬斯達家當他們的僕役。
喬尼-或者該說喬納森,他與大哥平穩的成長,在大哥的指導下學習馬術。十五歲時已是首屈一指的天才騎手,與他的大哥成為貴族界的新寵。
自然,他也沒有因與人衝突而被槍擊。在這個夢中,他雙腿健全。
SBR大賽開幕,他與大哥、DIO都被列為優勝候選人。

但他未再遇見那個腰繫鐵球的男子。



越過漫長的六千里路,擊敗一個又一個對手與殺手。
傑洛˙齊貝林終於抵達紐約,成為SBR大賽的王者。
國王如他所願大赦全國。幾年後,那不勒斯王國因革命而廢止王權,成為共和國屬地。
齊貝林一族從王權與"死刑執行人"的任務中解放,去到了遙遠的異國重新開始。
不再需要繼承家業的傑洛遊歷四方,足跡踏遍各國,認識了很多很多人,看見很多很多美好的事物。

但始終沒有見過喬尼˙喬斯達。



喬斯達兄弟在SBR大賽取得第二、三名。雖然不是第一,但他們擊敗了DIO。
而對成功跨越這漫漫長路的他們來說,名次也不是最重要的了。
那之後,尼可拉斯與一位聲名極佳的權貴之女成婚。喬納森則娶了日本籍的可愛女孩。生活平穩而幸福。

傑洛˙齊貝林之於喬納森˙喬斯達,不過是占據SBR大賽冠軍席位的一個名字。


不需要爭奪遺體,也不需要面對殘酷的爭奪與抉擇。
沒有遺憾,沒有失去也沒有痛苦。
真是個很好的夢,很好的世界。



───


喬尼˙喬斯達睜開雙眼。
似乎是在他們剛渡過冰湖區那時-他和傑洛在山下的小木屋裡休息,窗外還能看到未融的積雪。細絲般的寒意從領口滲入體內。
喬尼下意識縮了縮手臂,扶著牆壁坐起身。
傑洛就坐在前方不遠處,見他醒來,立刻將一杯咖啡遞給他。
義大利咖啡的香氣瀰漫屋內。

「傑洛。」
「嗯?」
「我做了個夢。」
「喔?怎樣的夢?」
「……」喬尼捧著咖啡喝了一口,熟悉而醇厚的香氣溢滿全身。「是個好夢吧。」
「那還真巧。」傑洛道,「我也做了夢-應該也能算是好夢吧。」
「喔?是什麼夢?」
「現在是我在問你吧。」傑洛道。「你先說,再換我說。」

「……」喬尼沒再說話,他閉上眼睛,回顧著夢中所歷的一切。
半晌,他睜開眼睛。

「不說了。」喬尼道。
「怎麼不說了,不是好夢嗎?」
「回想過後,覺得其實也沒這麼好。」喬尼道。
「那我也不講了。」傑洛下定決心的說。
「不是好夢嗎?」
「現在覺得不好了。」傑洛道,帶著一種奇妙的笑容。





───



他繞了很遠很遠的路。

在那之後他學會獨自前進,對所有的一切表達敬意。
他對他的妻子溫柔,對他的親人微笑。
他度過了很長,很好的一生。


他走了很久很久,繞了好遠好遠的路。
一切都是為了抵達"終點"。

因為,"繞遠路才是最近的捷徑"。
他要盡可能走得很遠,認真的面對一切,發自內心感到幸福……

……這樣,才能抬頭挺胸的抵達他的面前。



他騎著馬,走過那條原野,渡過他人生中最後一條河流。

終於,在前方看見那黑色的馬匹。
熟悉的一人一馬,與記憶中一樣毫無分別。

「唷。」
傑洛朝他招手。
「很久不見了,是不是?」

他朝傑洛招手。
「真的好久不見了。」
傑洛促狹的笑了,「你很有精神呢,我的話都有聽,很好很好。」

他微笑,「是啊,真是多虧了你。」

「過的好嗎?」
「還用說嗎?」
兩人相視而笑。

「傑洛,我到這裡了。」
「嗯。」
「我走了很遠很遠的路。」
「是啊。」
「我過得很好,很幸福,沒有遺憾。」
傑洛微笑。


「傑洛。」

「……傑洛。」

「我真的……繞了很遠……很遠的路……」

「真的……」

「我真的……一直都想再見到你……」


傑洛伸出手,讓他的頭靠到自己的肩上,笨拙而溫柔的抱著他。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