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Knight-復甦之花】九章-眼中所見的事物


亞比安沒來得及追上伊蒂斯,伊蒂斯獨自回到了茵發茲城。
伊蒂斯本來不想回來,但身上傷勢未癒,而夏黎亞的話又讓她心神不定,不得不暫時回城穩定情況。



行動太過劇烈,未癒的傷口隨著急促的心跳而抽痛著。
伊蒂斯輕輕壓住傷口施展靈術以免傷口惡化,正要往之前所居的旅店走,這時前方傳來招呼聲。

「欸,小哥,我們又見面啦!」身著華貴商裝的納爵朝她走來,臉上帶有略嫌市儈的笑容。

伊蒂斯朝他點頭,不打算多所牽扯,正要走時納爵卻又擋住她的路。湊近她壓低聲音道:「等等,小哥,我手頭上有一筆買賣,聽說是能治癒一切疾病的花,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伊蒂斯抬頭,再一次受到震撼,為何今天任何人事物都與"復甦之花"有關連……
她感到強烈的不自然,才剛聽過夏黎亞的話,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過度的巧合讓她不由得繃緊神經。
可是……她依然想親自去確認。

「你從哪得來那種東西?」伊蒂斯沉聲問。
「是一位子爵提出的交易。」納爵道,「那子爵是約西亞帶來的。本來我們也不相信,但那位子爵真的用一點點花蜜就治好了我們商會一個老頭的肺病……約西亞已經和他交易,要用那朵花讓死人復活。我現在就是要看那朵花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厲害,正好就遇到小哥你。」

「請讓我參加……我也想親眼看看"奇蹟"。」伊蒂斯請求。
「就知道小哥你也會有興趣的!」納爵道,「可惜沒找到那個叫夏黎亞的騎士……這種大事真想多找點大人物共襄盛舉。」



納爵帶著伊蒂斯走進巷底,來到一棟構築華貴的豪宅前。白底襯著純琥珀色木質,薰紫色的屋頂和高雅的雕飾。卻不知為何座落在這麼偏僻的所在。
伊蒂斯並沒有放鬆戒備,緊張、警戒、些許的期盼混著冰冷的汗水淌下背脊。
大廳很明亮,裝潢簡單高雅,但卻沒有其他人的存在。
納爵在前方領路,走過長廊和階梯,打開古銅色的門扉,最後來到一個地下室中。


地下室全用原木構築,很空曠,牆邊放著一個銀色雕著花飾的長型箱子,右首牆前突兀的擺著一張柔軟的床。正中間擺著一個大圓桌。就只有兩個人坐在那裏。
一個是伊蒂斯見過的約西亞。另一個則是身穿貴族服飾,黑髮灰眼、面容溫和的年輕男子。
「利爾子爵。」納爵奉承似的行禮,手朝伊蒂斯一揚。「這位也是想一睹"復甦之花"奇蹟的顧客。」

伊蒂斯直視著利爾子爵,後者優雅的起身向他一揖。
「請問可以快點嗎?」約西亞突然開口,與伊蒂斯所知的懦弱聲音完全不同,是一種混雜著興奮期盼,有點顫抖的聲音。「我想趕快見到莉雅……想快點聽見她的聲音!」
「是的,我的客人。」利爾子爵道,姿態優雅的打開一只木盒。
盒中是一朵紅蓮,那種紅是無法形容的冶豔絕倫之色。整朵花乃至於直挺的花莖都是這樣鮮麗毫無瑕疵的紅。


約西亞把銀色長箱推到床邊,揭開箱子,一股冰冷的空氣瞬間衝出瀰漫整個室內。
箱中靜臥著一名金色捲髮身著翠綠衣裳的少女,雙眼緊閉,雙頰像凍結的白玫瑰,美麗而毫無生氣。

這只銀色箱子是施有封凍術法的冰棺。
約西亞露出笑容,愛憐而小心的抱起少女,將她放到柔軟的床上。

利爾子爵手執紅蓮走到床邊,毫不吝惜的扯下一半花瓣,揭開少女泛青的唇,鮮紅的花汁如細流般流入少女的口中。
少女的唇上沾染紅色花汁,有這麼片刻她只是靜靜的躺著。不多時,少女的胸口突然出現起伏,肌膚緩慢的現出淡淡粉色。

在一片靜寂下,少女的眼睫輕輕一動,她慢慢睜開雙眼。
「莉雅!」約西亞狂喜的喊道,涕淚縱橫在那滿是喜悅的臉上,「莉雅!莉雅!感覺怎麼樣?」

少女輕輕眨著眼,水藍色的眼眸一片迷濛,像是剛從很長的沉眠中醒來。
「約……約西……亞……」淡粉色的唇逸出微弱的聲音。
約西亞握著她的手,終於難以抑制的哭泣出聲,卻是滿心歡喜的。
「莉雅……真的是莉雅……」


伊蒂斯看著這一切。
……她的確是親眼看見了,看見了真正的"奇蹟"
她以為她會感到慶幸和喜悅,因為"死者復活"這樣的奇蹟是真的存在的,死亡並非無可阻止的自然法則……她的兄長"瑟默爾"可以甦醒,她應該高興。
那麼,這股比剛才面對夏黎亞還要更加冰冷的感覺,究竟是為什麼……



「妳臉色不好呢。」
驀地,一個柔和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伊蒂斯全身一震,利爾子爵就站在她旁邊,微笑看著約西亞和莉雅相互擁抱。
「……我有點累,容我先離開了。」伊蒂斯冷靜的回應。
「這樣啊。若有需要,隨時歡迎妳的到來。」利爾子爵溫和的道。


迅速離開華貴的屋子,穿過整齊卻令人不安的巷道,伊蒂斯再一次踏上茵發茲城的大街。
傷口不斷的抽疼著,她整個背部都給冷汗浸濕。但就連她自己也無法明白是為什麼。
明明復甦之花近在咫尺,一伸手就能得到……她卻退卻了。
「這世界上不存在復甦之花。」夏黎亞的聲音在嗡嗡作響的腦中迴盪。
「絕對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違抗自然法則。任何生命都有他的期限,時間到了就會消亡。」
「謊言流傳久了就會變得像是真實。」
按著額頭,伊蒂斯在大道的角落緩慢蹲下,如同迷路的孩子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