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Knight-復甦之花】十一章-真相



是夏黎亞,他大步擋在伊蒂斯和利爾子爵之間,些許汗水淌下他的頸側。他的聲音也失去伊蒂斯所知的泰然自若。「你不能這麼做。」
利爾子爵的笑容消失。
「真是不速之客。」他嘆氣,略過夏黎亞看著伊蒂斯,「有他在,我們的交易就無法進行。」



唰的一聲,伊蒂斯已將劍指向夏黎亞。
「請你離開,這是我的事情。」伊蒂斯道,劍尖慢慢劃向夏黎亞的頸子。
夏黎亞沒有離開,他絲毫不動,「也請妳聽著,妳絕對不能跟他交易,妳被騙了!」
「騙?」利爾子爵像是聽見笑話般勾起唇,他看著伊蒂斯,「復甦之花的奇蹟是妳親眼見證過的。妳有權相信你所相信的事物。」

「最後一次,請你離開!」伊蒂斯的聲音冷如寒冰。長劍隨時都能劃過夏黎亞的喉嚨。
夏黎亞依然背對著伊蒂斯,清澈的聲音念誦著:「以依芙菲洛斯之名,我的話反映真實之聲,我的心令虛假無所遁形。」

利爾子爵身後,一面窗子突然破碎開來。響亮的散碎聲打破凝結的空氣。

破掉的窗中爬出一個人,如果那還能稱做人的話。
伊蒂斯的呼吸一瞬間停頓。

約西亞。

那裝束,那張臉的確是約西亞沒錯,然而他半個頸部血肉模糊,半邊身子都是暗紅色的。血紅色的雙眼毫無焦距,只是本能的朝活著的生物移動。
就朝他們走來。



「唉。」嘆氣聲傳來。
利爾子爵看著約西亞,臉上有著無奈,像是看見孩子胡鬧的無奈。「看到食物就不聽話了呢。」

伊蒂斯眼前一閃,夏黎亞朝利爾子爵衝去,但他慢了一步。
「現身吧!我的僕人們!」利爾子爵的身影已消失,他的聲音劃開寧靜的夜晚。
更多窗戶破碎的聲音,好幾個"人"從屋子,從周遭的黑暗鑽出,那之中包括納爵,全都染著血,全都有著無焦距的血紅瞳孔。
只有一個例外,那是個身著綠色洋裝,有著漂亮金捲髮的少女。但她的洋裝上也盡是暗紅血漬,迷濛的眼此刻是冷酷的血紅眼瞳。
那是莉雅,本該經由復甦之花甦醒的莉雅。現在卻已成了血族!



夏黎亞閉了閉眼,再睜開眼時臉上只剩下冷徹。
他轉向伊蒂斯:「看清楚,妳所想要的復甦之花只能把人變成這副模樣!」

「五隻喪屍,一個血徒。」夏黎亞毫無感情的道,「在它們轉移目標前全部殲滅!」

在伊蒂斯反應過來前,夏黎亞已展開行動。
兩道銀虹般的光芒閃現,兩把長劍同時出現在夏黎亞手中。形狀無二,長短相同的劍,唯一不同的是劍柄。一為湛藍,一為火紅。
他握在右手有著火紅劍柄的長劍忽地竄出高熱紅光,就像剛從烈火騰騰的洪爐拔出那般。
那與伊蒂斯的長劍一樣都是精靈所打造而成的靈劍。雖然效能和構成元素都不同。
夏黎亞也是堤利希族人,有這樣的武器並不足為奇。


紅芒一閃,夏黎亞的劍已斬開離他最近的喪屍,長劍自肩直劈至腰,劍痕像是燒紅的鐵般亮著高溫橙光,烈炎自其中竄出,混著暗褐色的血肉不斷燃燒著。
但這些喪屍即使受到火燒也感覺不到痛,亦不會立刻倒下。仍是不屈不饒的朝向他們的目標攻擊。

夏黎亞低聲默念咒語,於喪屍傷口燃燒的火突然如爆發般迅速延燒,烈焰瞬間吞噬那些已無知覺的死體,卻沒有延燒到地上的草皮。跟著狂猛的烈焰逐漸縮小,在晚風中化為灰燼,連一點火星和肉末也沒留下。

不僅是那些伊蒂斯從未謀面卻變成喪屍的無辜人們,就連曾同行過的納爵,夏黎亞下手也毫不遲疑。那黑髮紫衣的身影就像是與氣流融為一體。
在這一刻,伊蒂斯才真正的體認到夏黎亞那無法忽視的強悍。
她站在原地看著殘餘的飛灰隨風而去,腦中是一片鈍鈍的空白。



在夏黎亞俐落的解決這些死者時,後方的大街也傳來騷動。一道毫無雜質的白金色光芒突然射向天際,從位置看來正在大街中心。

「艾爾特他們還真是慎重呢。」夏黎亞念叨著,此時所有喪屍和莉雅變成的血徒都已被他解決。「如果能再快一點,再快一步的話……」
他的臉上又閃出一抹無能為力的悲傷,忽然跪倒在地,不斷的咳嗽,咳出了一口血。


伊蒂斯走近他,略為震驚的發現那並非血,而是一種極為不祥的東西。
「這是……」伊蒂斯皺眉,手上凝結起薄薄的淺藍光芒,放到夏黎亞背上。
「抱歉……給妳添麻煩了……」夏黎亞緩過氣,語帶歉意的說著,「妳畢竟是我的族人,也是……我不能看妳受騙。雖然想跟妳好好說明,但我中了詛咒,無法說出真相……」他長劍刺向地上的紅色血塊,血塊瞬間起火燃燒。
「詛咒?」
「……這事一時半刻解釋不了。」夏黎亞說著慢慢站起身,「和妳一起到汙染森林的孩子,現在正被艾爾特的騎士隊保護著。願意的話跟我一起去找他吧。」


「……」伊蒂斯垂下眼睫,「之前的事很抱歉,謝謝你。」
「沒什麼,我能理解。」夏黎亞道,說到最後一句話時放低了聲音,「以前的我也是這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