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Knight-復甦之花】五章-汙染森林


又不知過了多久,原本滿佈在壁上的螢光苔變得稀少,眼前開始瀰漫起一種淡紫色的霧,許多細小的聲音隱隱約約的響起,迴盪在洞內。



「就要到汙染森林了……」亞比安輕聲道,也許是划了太久的船,聲音中透出倦意。

一陣響亮的唰唰聲響起,十幾隻蝙蝠掠過洞頂飛去。
雜著紫色的光暈從洞壁縫隙照入。

叩咚。
撞擊的輕響,小舟停止在一塊石板間,不遠的前方是紫霧瀰漫的洞口。
兩個人從小舟下來,踏足的地方只剩下淺淺的水窪。


走出洞口,眼前是一片扭曲的樹林,每棵樹都是一樣的暗色,枝椏以異常的姿態生長著。樹葉則像是腫脹的手掌,仔細看還能看到詭異的液體流動。地上的泥土則是暗褐色的。
從聖女血中生出的復甦之花卻生長在這污穢的最深處,不得不說是一種極大的諷刺。

「大哥,這裡的空氣不太好,你會不會不舒服?」亞比安擔心的問,他本身有護身符保護,瘴氣對他的傷害已被壓制到最小範圍。但伊蒂斯並沒有任何防護措施。
伊蒂斯搖頭,「我自有方法,快走吧。」
「呃,這裡我也只知道一小段路,汙染之地太危險了,連我爺爺都沒去過……」亞比安尷尬的道。
「……那你自己跟好。」伊蒂斯淡淡囑咐。
「是。」


伊蒂斯走在前方,亞比安握緊護身的短劍,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後。
在紫霧的籠罩下周遭一切都泛著淡紫色,連天上的圓月也不例外。不知為何,此地的滿月看起來比在正常地方還要巨大,具壓迫感。

「呃,大哥。我聽說滿月是黑暗種族力量最強的時刻……」亞比安小聲道。比起恐懼,他還是擔憂多一些。「要不要先找個地方過夜?這附近應該有個山洞。我對這裡的探查也只到那個山洞為止。」

伊蒂斯停下腳步轉向他,亞比安正想他是否要採納自己的意見,忽然聽到身後傳來奇怪的聲響,同時伊蒂斯將他往旁一推,力量大的他往一旁栽去,差點面朝地趴倒。


令人喪膽的狼嚎聲響起。
亞比安連忙跳起,只見一頭巨狼占據了他原先站立的所在,伏低身子面露兇光的與伊蒂斯對峙。
「該死!」亞比安暗罵,握著短劍慌亂的環視四周。

那邊伊蒂斯已經施展開風術,暗紫色的風纏繞在劍刃上忽伸忽縮,風壓銳利的幾乎連她自己都會被劃傷。
在這塊被黑暗能量侵襲的區域,就連使用靈術都必須格外小心,才不會被因汙染而發狂的自然靈力反噬。

必須速戰速決。
伊蒂斯迅速做下決斷,朝巨狼攻擊。
那巨狼與在山中的大熊完全不是同一層次,因汙染而妖魔化的牠們更加危險,也更加狡猾。在伊蒂斯攻向牠的瞬間,又有另一頭巨狼從樹叢間衝出。


「啊!」亞比安忍不住驚呼。
伊蒂斯一迴身,姿態漂亮的閃過巨狼的攻擊,但就在此時,那頭蓄勢待發的巨狼也朝她揮出利爪。
伊蒂斯迅速念了個短咒,右足朝地面一踢,堅硬的土刺從地上鑽出,擊中那隻巨狼。巨狼哀鳴一聲退開,但伊蒂斯也因為分神而險些控制不住風術。

「嗷!」
另一聲狼吠響起,第三隻巨狼從樹叢中現身,與亞比安的距離僅有幾尺。紫紅色的獸眼直盯著亞比安,隨時都能撲向他咬開他的喉嚨。
亞比安知道,這是因為伊蒂斯難以對付,所以牠們才會把矛頭轉向他。


冷汗直淌下亞比安的背脊,他握緊短劍,感到口內酸澀。
伊蒂斯必須面對至少兩隻巨狼,而他也不能在這裡等待救援。否則自己真的就只是想求取強者幫助的小人了。

「沒問題。」亞比安對自己打氣,「我有雷諾德大人的護身符,這把劍是受過聖水洗禮的武器。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他吞著口水,那隻巨狼緩緩的朝他進逼。似乎是感應到他身上的保護力,巨狼僅是繞著他踱步半圈,卻遲遲沒有攻擊。
但亞比安不會就此鬆懈,就算有護身符,也不能保證他的脖子不會被咬開。


伊蒂斯也注意到亞比安的情況了,但她還不能分心去幫助他,這兩頭巨狼都有一擊致命的危險性,而在這個魔域流血會吸引來更多嗜血的魔物,所以她絕不能受傷。
如果能更自在的操控風,她就能憑藉風之加護迅速斬殺牠們,但此刻僅能運用風刃之力。胡亂攻擊只會露出破綻。

她靜待著。
她是人,而這些巨狼再狡猾也只是被魔性驅使的野獸。無法長久忍耐對血肉的渴望。
她將劍刃斜下。


「吼!」
就像是收到信號般,兩頭巨狼分從兩側朝她撲擊。

就是現在!
伊蒂斯眸光一閃,長劍上狂亂之風如噬血魔物,瞬間絞碎一頭巨狼的頸。同時她一個旋身,劍刃順勢下斬,將另一頭狼也予斬碎。


「吼嗚!」在此同時,與亞比安對峙的巨狼也如同餓獸般聲勢凶猛的撲向他。
「哇!」即使全神戒備亞比安還是被嚇到,姿勢狼狽的朝旁邊躲。那頭巨狼又立刻咬向他,卻在觸及他前猛地停下動作。
在亞比安的胸膛前,護身符透著純淨無瑕的光芒。


「啊!」也不知是從哪生來的勇氣,亞比安忽然大喊一聲。短劍整個從巨狼下顎穿透,紫紅色的血濺了他滿手。觸及巨狼血液的一瞬短劍發出銀光,燒焦的氣味傳來。
巨狼抽搐了幾下,整個軀體忽然變得乾癟,再也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