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Knight-復甦之花】十二章-神座騎士團


夏黎亞和伊蒂斯朝光芒出現的方向奔去,一路上家家戶戶門窗緊閉,身著草綠色制服的神座騎士團團員兩人一組在各街巷道巡視。



這理由夏黎亞很清楚,利爾子爵放出的當然並不只有那六個低階血族,只要他有意,在哪裡都能釋放他的血族僕人,給和平的地方帶來動亂和血腥。
就算是夏黎亞和艾爾連伯特,也無法在這兩天內翻出他所有的據點,清除他藏匿於茵發茲城和鄰近地區的血族。何況利爾子爵的手上有復甦之花,傳說中能治癒任何病痛,實質卻是將人變成血族的詛咒之花。



兩人抵達茵發茲城街頭廣場。
神座騎士團的騎士們排成好幾個陣式,將被光之鎖鏈束縛的低階血族集中在空曠的中心,由擅長光魔法的騎士們淨化。白金色的溫潤光芒包覆著掙扎的喪屍,像是羊水保護嬰孩,那些喪屍扭曲的臉孔逐漸平靜,在光芒中慢慢消散。

「嗶!」
伊蒂斯突然聽到耳熟的鳥叫聲。抬頭看去,看見一隻蒼鵑停在屋頂上。
這時酒館大門被推開,有著栗子色亂髮的少年跑了出來。

「小子,別亂跑出去啊!」
無視他人勸阻,亞比安迅速關上門跑向他們,臉上是鬆懈和開心的笑容。

「姊姊!終於見到妳了!」
伊蒂斯吁了口氣,看到亞比安確實讓她的心情稍微緩和了些。「你在這裡很好。」她說道。
「騎士先生,謝謝你的幫忙!」亞比安向夏黎亞鞠躬道。
夏黎亞朝他笑笑,又轉向伊蒂斯道:「妳身上有傷,而且一定需要安靜休息。既然沒其他事情,就和他留在這裡吧。」

伊蒂斯看著夏黎亞,又看向那些正忙於淨化的騎士,臉上有少許不確定的神色。
「請不要顧慮其他的事。」夏黎亞道。
伊蒂斯垂下眼,「我明白。幫不上忙很抱歉。」
「別客氣,妳知道我們是同族。」夏黎亞微笑,一揮手轉身朝騎士們走去。
亞比安視線在夏黎亞和伊蒂斯間來回,但還是沒多問。
「先進去,我有些重要的話要和你說。」伊蒂斯嘆息,推著亞比安進入酒館中。



───────


夏黎亞環顧四周,艾爾連伯特不在這裏,目前在此指揮的是一位女騎士,她也穿著純白底色的騎士服並繫著翠綠色腰帶。

「芙羅小姐。」夏黎亞招呼道。
女騎士芙羅轉頭,看到夏黎亞時露出微笑,如同春風拂過花朵。「你總算是出現啦。」
她有著墨綠色及頸短髮、白嫩的肌膚,臉上長著些許麻子卻更顯其容姿俏麗。領口上也別著白銀色劍盾型徽章,但上頭的裝飾花紋與艾爾連伯特的有顯著差異。
她是神座騎士團中象徵"和諧"的騎士長,芙羅。

夏黎亞笑了下,詢問道:「情況怎樣?」
「託你的福,我們剛準備妥當就收到血族出現的消息囉。」芙羅道,「我在這裡淨化低階血族和維持秩序,艾爾帶隊在前面壓制剩下的血族。」她說著隨手往前面一指。
那方向是廣場北端,但正前方有個大噴水池遮蔽住視線,難以看清更前方的狀況。
「那也是敵人最早出現的區域。包括具有意識的高階血族。」芙羅補充,神情變得嚴肅,「我已經盡量分出人手幫忙。雖然艾爾的禮義騎士隊沒有發出增援請求,但你也了解那隊騎士有多逞強……」

夏黎亞笑了下,但並不是輕鬆的笑容。
「我再明白不過了。」他點頭道,朝芙羅指示的方向奔去。


─────


酒館內人們分成好幾個團體圍坐在一起,有些是原先就在此飲酒談天的客人,剩下的則是不及返家被騎士團集中在此保護的居民。每個人神情各異,有些人擔憂,有些人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興奮。

悉悉窣窣的談話聲像蟲鳴般迴盪在室內空氣中,話題不外乎就是這次茵發茲城被血族入侵的事,還有神座騎士團。

「居然會有血族入侵!騎士大人們這次實在是怠忽職守!」
「講這什麼話,我國一切秩序全都仰賴騎士團維護,發生戰爭時也是騎士大人們身先士卒,還要幫忙清除國界間盤據的怪物,多體諒一下他們的辛勞吧!」
「就算騎士大人們確實有疏忽,但在保護我們這些人上可是一點都不含糊啊。」
「聽說這次入侵的血族是什麼"貴族"階級的,是連"奧格斯特"王國都頭痛的厲害角色。」
「有神座騎士團的大人在,安啦。」



伊蒂斯和亞比安在最角落最偏僻的位置坐下。
亞比安向服務生拿了兩杯水,然後正襟危坐的看著伊蒂斯。
伊蒂斯右手覆在左手上,即使護目鏡遮住半張臉,也還是看得出她的消沉。
亞比安還清楚記得與伊蒂斯同行的情況,那時的伊蒂斯冷漠寡言,總是挺直著身軀,那背影是目標明確的堅決。但現在的伊蒂斯卻像是失去了那個目標。
伊蒂斯抿了抿唇,比起遲疑更像是在掙扎,但終究是開了口。

「復甦之花……夏黎亞說的沒錯,那是假的。」
亞比安瞪大眼睛,但並沒有打斷伊蒂斯的話。

「我親眼看到了,那東西根本不是把人復活,而是……」伊蒂斯說不下去,一想到當時莉雅"復甦"的景象,還有後來那些可怖的血屍,就覺得強烈的反胃。
「……嗯。」亞比安點頭,臉上表情複雜,像是在尋找適當的措詞。因為看到伊蒂斯的樣子他就覺得十分難過,並不想再追問她看到的東西。

「所以……不需要再找復甦之花了。」亞比安只能這麼說,像是放棄了過於沉重的任務那般,如釋重負卻又覺得心裡空洞的自責。
「……嗯。不需要了。」伊蒂斯輕聲複述。

一時陷入沉默,即使周遭亂嘈嘈的一片,在他們周遭的空氣卻是寂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