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0日 星期二

【魔獸世界同人】風詠漣漪番外之二-閃耀的記憶碎片


番外之二-閃耀的記憶碎片



諾菈˙雲蹄坐在矮凳上看著自家學生。
鼻青臉腫的哥布林女孩坐在高腳椅上,剛好能與牛頭人老師平視,她倔強的回望老師,緊閉著嘴不發一語。

諾菈嘆了口氣。
她是遵從元素指引,信奉自然的薩滿。同時也是出身莫高雷的溫和牛頭人(舒哈羅),自然不喜歡學生隨便與人鬥毆,尤其還是與同族人。
但她也明白,她的學生出身於凱贊貧民窟,又沒有父母照顧。想爭取足以維生的食物和資源,就必須有足夠的力量。
太軟弱是無法生存至今的。所以就算現在有她這個老師指導,她的學生還是動不動就得跟周圍的哥布林上演全武行。

所以諾菈只是小心的用冰涼的手帕抹去學生臉上的血汙,用魔法治療她的傷口。
「……跟人動手時,不要赤手空拳上陣。」諾菈語重心長地叮嚀,「下次記得,要先給自己上個閃電之盾。」
哥布林女孩睜大眼睛,飛撲過去一把摟住她,在她懷裡咯咯直笑。

那之後幾年,薩滿諾菈˙雲蹄的學生綠詠被貿易親王加里維克斯相中,成為他可靠的討債公司幹部兼礦場工頭之一。
於是出身凱贊的哥布林都知道,不要輕易招惹綠詠˙柔栓,否則就會遭遇到比陷在地雷區中更可怕的下場。




────────────

十五歲的提瑞爾非常疑惑。
他看到許多軍中的前輩在樹叢後蹲低身子排成一排,不知道在做什麼。
他走過去,「諸位,你們──」

「噓!」其中一名狼人前輩一把將他曳下來摀住嘴,「小聲點,別害我們被發現了。」
被發現?
提瑞爾困惑的順著狼人前輩指示透過樹叢看去,這一看立刻面紅過耳。
這、這群前輩居然在偷看女孩子們沐浴!那群女孩裡還有夜精靈啊!

「我要走了!怎麼可以在這裡、在這裡偷窺!」被教導的非常正直的提瑞爾實在無法跟著做這種事情。
狼人前輩攬過他的肩,小聲利誘道:「蒼言馬上就要來了,難道你不想看嗎?」
蒼、蒼言!?
提瑞爾覺得臉都燒了起來。
可惡,不可以心動!做這種事會給老師與父母蒙羞的!

就在提瑞爾整個非常糾結,理智和本能打成一團時,一道輕柔的聲音輕快地響起了。
「好啊,我就知道,你們這群腦充血的男人。」

瞬間整排人包括提瑞爾都僵硬了。
衣著整齊的蒼言雙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站在他們後面。前方樹叢後,已經穿好衣服的女人們目露凶光的瞪著他們。
下一刻各種魔法和攻擊打遍整塊區域。
「對不起,我們再也不敢了!」男人們的求饒聲響遍整片樹林。




────────────


朱漪騎著骸骨戰馬在希爾斯布萊德丘陵奔馳。
在部落成功佔領此地的現在,沒有任何事能阻擋她與她摯愛的戰馬在此郊遊了。
她閉起眼睛享受撲面的涼風,並少有的在心裡期望,希望黑暗女士下令研發的瘟疫不要繼續在這片土地蔓延。

希爾斯布萊德丘陵很美麗,但先前部落與聯盟在此發生的戰爭並不全然美麗。
她在這裡奉命殺了被遺忘者的叛徒,拯救了一些人類,殺了更多的聯盟士兵,以及送葬了一位朋友。

她曾在南海鎮搭救一名獸人,自稱誅王者的歐庫斯。
她採來草藥幫他治好他的坐騎卡沙,也與他一同剿滅了南海鎮的敵人,那些劇毒的黏液怪、狼人、聯盟的士兵。

歐庫斯是個有趣的傢伙,她不過是採了幾把草藥殺了幾個敵人,他就對她佩服不已,甚至把最心底的話都跟她說了。
「呃……我希望妳能幫我保密。其實,我沒有親眼見證巫妖王的殞落。也沒有,嗯,也沒有跟什麼泰坦造物大打出手。」
「那沒什麼,巫妖王殞落的時候,我好像還是個癡呆的被遺忘者。」朱漪聳肩。
歐庫斯聽到她的回答有些發楞,跟著傻呼呼的直笑,「啊,是嗎……那個啊,其實比起打十字軍,我還比較喜歡去地城探險,可以認識很多朋友,又有豐厚的獎賞。卡沙就是這樣找到的,她當時在寒冰王冠受了傷,我花了點工夫把她帶回暗影穹殿,幸好那裏有死亡騎士幫忙。」
「這很好啊,我想撿都撿不到這麼好的一名伙伴。」朱漪隨口說,倒沒想到她無心的這句話,能讓歐庫斯開心了老半天。

他們決定前往贖罪島探查聯盟的作戰計畫。

「那個,朱漪……」
在卡沙的背上,歐庫斯背對著她忽然喊道。
「嗯?」朱漪正在欣賞四周的風景。
「呃……我在想,等這場戰爭贏了以後……」歐庫斯結結巴巴的說,「妳、妳能不能、跟我、跟我、約會?」
「啊?」朱漪困惑,「我知道我很有魅力,但你要想清楚,我可是人類變成的被遺忘者喔?根本不符合你們獸人的審美觀吧?」
「那、那、這沒有關係!我們獸人喜歡強悍的女性!外表不重要!」
「既然你這麼說。」朱漪拉長了聲音,「約會你要請客喔。」
「當、當然!」歐庫斯抓了抓頭,耳朵變得通紅。



從贖罪島回來後,他們還是乘著卡沙回到塔倫米爾,只是歐庫斯已經沒了呼吸。
「所以說,男人的約定總是靠不住。」朱漪百無聊賴的撫摸著卡沙微微顫抖的背,「不是說好約會要請客的嗎?」

朱漪照著歐庫斯的希望,把卡沙交給部落督軍安置,督軍會為卡沙找到一個涼爽、舒適的地方。獸人拒絕黑暗女士麾下的提議,他們不讓歐庫斯變成被遺忘者,他們把他的骨骸帶回奧格瑪,以英雄之禮下葬。


朱漪躺在草地上看著湛藍的天空。
其實變成被遺忘者也沒什麼不好,也許是她本來就沒血沒淚,也許是她生前活得太過渺小。她是不喜歡瘟疫,但不只是部落和聯盟,連人類對人類也能互殺得血流成河,只是瘟疫不分你我。
她死而復生後反而得到比較多尊重,她還能和黑暗女士一起騎著馬督軍呢。

生前可沒有像這樣的待遇啊。
她笑了笑,召回她安靜的戰馬,一人一騎再次奔馳在柔軟的草原上。
「接下來要去哪裡好呢……」



─────

後記:
歐庫斯的劇情也是我挺喜歡的一段,希望這麼寫不會顯得太過風花雪月。
下一篇應該就會再回到正篇。
蒼言的番外要在正篇發到一定的進度後才能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