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魔獸世界同人】風詠漣漪番外之一-提瑞爾


番外之一-提瑞爾
 

 

在夜精靈們的幫助下,吉爾尼斯的婦孺先行遷移至達納蘇斯。
彼時提瑞爾十歲,狼人詛咒已經在吉爾尼斯全境擴散,不死族和瘟疫包圍整個吉爾尼斯。為了吉爾尼斯的存續,吉恩˙葛雷邁恩國王不得不做下此一艱難的決定。
先從吉爾尼斯撤退的,是還未受瘟疫波及的新生兒、婦人、孩子。
 
提瑞爾是第二批遷移至達納蘇斯的居民,他的父母是對抗被遺忘者的前線戰士,為了避免被轉化為被遺忘者,他們全家早就自願接受了狼人的詛咒。
十歲的提瑞爾被聲淚俱下的父母強硬歸入遷移群中,他的父母早就做好殉國的覺悟,但他們不想唯一的兒子與他們一同犧牲。
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活下去,好好地成長……
 
提瑞爾非常痛苦。
他不只要承受與父母分離的痛,還要對抗狼人詛咒。
因他年幼又有詛咒,夜精靈擔心他會無法控制自己,因此暫且將他獨自安置在小小的靜室中。每當入夜,狼人詛咒就會讓他心緒混亂,憤怒的幾乎無法抑制,腦中像是有千軍萬馬不斷踐踏,混著在吉爾尼斯聽過的不死族的叫囂、國人們的怒嚎與痛哭。
 
終於有一日,他在入夜前跑到達納蘇斯城外的湖邊。
他並不是想尋死,只是他的詛咒一夜比一夜難熬,他覺得他將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控制不住,不如把自己沉到湖底,也免得他胡亂攻擊別人,給吉爾尼斯和他的父母蒙羞。
 
湖邊有一位夜精靈。
月光像銀霧一樣灑落下來,那是一位夜精靈女性,穿著翠色長袍外罩皮甲,臉龐的紋身是優雅的水紋,自眼尾滑過顴骨。
就像是伊露恩流下的眼淚。
夜精靈低頭看著他,不像一般的夜精靈那樣帶著同情和矜傲的眼神,而是純粹的溫柔。
「孩子,什麼事讓你難過了?」
溫柔的聲音化解了心中的壁壘,提瑞爾流下眼淚,號啕大哭。
 
這就是他與他的老師,歌夜˙颶風相處的開端。
 
從那夜開始,他每晚都會跑到湖邊,和老師一起在月光下祈禱。
沐浴在月光下,他的心緒不可思議的寧定,狼人的詛咒、那些痛苦和哭嚎彷彿離他很遠。
終於有一日,他即使不看著月亮也能維持心靈的平靜,他理解了伊露恩的慈悲,祂的恩澤與他們同在。他開始跟老師學習自然平衡之道,他決定成為一名德魯伊,幫助同樣深受狼人詛咒之苦的國人們。日後像老師一樣保護所有生靈,貫徹自然大道。
 
 
提瑞爾十五歲時,已經能熟練地運用德魯伊的恢復天賦,平衡天賦的祕法也學會了幾成。此時黑海岸至梣谷一帶戰亂頻仍,更因天候異常而屢遭洪水暴風侵襲,德魯伊們遂前往黑海岸救治傷者,同時也要查出天候異常之因,以確保黑海岸的自然平衡。
 
那時大災變還沒發生,奧伯丁鎮雖然處於戰亂之中仍然生氣勃勃,鎮民們熱烈歡迎德魯伊們的到來。
而在最前端迎接他們的夜精靈女戰士第一眼就奪走了提瑞爾的目光。
女戰士看見他就露出笑容,臉龐的紋身像是鳶尾花般綻放。她朝他走過來,束成馬尾的長髮流瀑般閃爍著銀色的光輝。
「你就是提瑞爾?」她親切的問,聲音輕柔卻生機盎然。
提瑞爾覺得有些受寵若驚,他點頭,然後就被女戰士熊抱入懷。
「我早就想見你了!多謝你當姊姊的學生!」女戰士把他用力抱入懷中,提瑞爾直接撞到她胸口堅硬光滑的鎧甲,有點痛。
然而女戰士的手臂很溫暖。
 
旁邊的夜精靈連忙把兩人分開,「蒼言,妳別把他勒死了。」
「怎麼會呢,我姊姊的學生不會這麼嬌弱的,對吧提瑞爾?」蒼言驕傲地說。
提瑞爾還有些暈呼呼,也不知道是被熊抱到缺氧還是撞暈的,他甩甩頭打起精神:「是的!」
 
 
蒼言和歌夜是相差三十歲的姊妹。
這種年齡差距放在人類裡幾乎不可能,但在夜精靈中很正常,畢竟夜精靈們即使失去永生,擁有的壽命依然比大多數種族都長久。
 
對於初次行軍的提瑞爾來說,所有軍人都非常強悍而堅毅。
尤其是蒼言,在以輕靈見長的夜精靈中,手持雙手武器的她格外醒目,她的攻擊非常剽悍,總是衝在最前線殺敵。
提瑞爾不否認他特別關注蒼言,不只是因為蒼言是老師的姊妹。
他每一日都鞭策自己更加努力,如果可以,他真希望能學全德魯伊的四樣天賦,只可惜他已經確定要走恢復與平衡的雙天賦專精。
他希望做到的事情很多,幫助國人、收復吉爾尼斯、能和老師、蒼言並肩而戰,讓她們沒有後顧之憂。
 
在黑海岸的戰鬥中,他們發現天候異常的原因跟納迦女王艾薩拉脫不了關係,艾薩拉是夜精靈的叛徒,她很有理由與部落或是其他勢力聯手,製造災害傷害夜精靈們的駐地。
在眾多生力軍的加入下,夜精靈在與納迦的戰鬥獲得了空前的勝利。
這一切都是在大災變發生之前的事。而這支軍隊的人,後來有很多都留在了北裂境。
 
 
 
 
─────
 
這一篇有部分事件時間點應該會跟現在遊戲的年代表有出入,不過為了完成故事只好稍微錯亂一下了(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