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

【魔獸世界同人】風詠漣漪-3



風詠漣漪-第三章



下一次再見到蒼言,是在黑石山一帶。充滿著死亡之翼爪牙的鬼地方。

要說我個人有什麼厭惡至極的事物,死亡之翼絕對是其一,大約僅次於我的哥布林同胞最愛的炸彈。即使死亡之翼已經被我們偉大的前大酋長索爾與龍王們幹掉,還是無法削減我對那隻墮落黑龍的厭惡。
但去跟死亡之翼的爪牙搗亂也還不是我去黑石山的最大理由,畢竟那裏是東部大陸中數一數二的爛地方,就算是外域的地獄火半島也還有漂亮宇宙可以看,黑石山除了黑鐵矮人、火元素、腐化的怪物外還有什麼?

礦啊!
我就是為了礦、為了狗腿瑟銀兄弟會、不對,跟他們交流鍛造和採礦的心得才去的!
順帶一提我個人喜愛的另一礦區是悲傷沼澤,那裏的瑟銀礦質好量多,因為我已經挖光了,所以我願意毫不吝嗇地跟諸位分享。

總之我在黑石山時除了挖礦,就是和朱漪一起努力完成瑟銀兄弟會的各種靠北要求。那時我們還沒資格學習高級騎術,只能靠鳥點和地面坐騎。而黑石山三大區域──荒蕪之地、灼熱峽谷、燃燒平原地圖都夭壽大,還外加各種大裂縫大峽谷,真是爬到連朱漪這個理論上不會累的都累了。更別說中途各種腐化怪物、黑鐵矮人、巨魔、黑鐵矮人、還是黑鐵矮人擋路。
到現在想起來,我還是很訝異瑟銀兄弟會能在那種鬼地方混下去,欽佩之餘還要FUCK他們幾句。

最後我們到黑石山內幫忙幹掉黑鐵矮人的工頭,以及收集兄弟會需要的大量塵末。但無庸置疑的,兩個還不會飛的人到那山裡能發生什麼最糟糕的事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你不小心被打飛,還非常衰小的從高空渡橋摔下去,直接無繩索自由落體掉往山底。
即使我有學復生術,但我從沒聽說過哪個薩滿摔成肉醬後還能黏回去成功復生的。
當我即將要成為第N個摔爛的哥布林,而且恐怕連巫妖王再世都無法拼回我讓我復活之時,蒼言又再一次救了我。

蒼言當然也是來幫忙瑟銀兄弟會的,而她其實只慢我們一點進山,也是因為看到我們兩人,想來打個招呼,正好就碰上我自由落體的那一刻。
這簡直是神一般的巧合,簡直是伊露恩與大地之母慈愛的安排。



我們現在半定居在外域的撒塔斯城,畢竟這是少數聯盟與部落能夠共處的地方,又不像達拉然冷得要死。
而這件大事的源頭就是在世界盡頭的小酒館發生的。

那時蒼言去拿酒了,而我和朱漪在聊大多數女人都很喜歡八卦的事情之一:戀愛。
我實在沒什麼值得一提的戀愛經驗,畢竟哥布林的對象只有哥布林,而我無疑是不會被同胞看上的那一型。
同胞們可以經由爆炸和火箭失事締結出深厚的患難愛情,但我的專業是鍛造,跟同胞們深厚交流的機會只有交易礦石和武器的時候,而且還經常因為那幫奸商削價削太過分而大打出手。

朱漪……不用問她就自己吹了一堆,別說生前,死後在幽暗城也有一打不死族要追她,但在我聽來相當具有商榷餘地。除非要追她的不死族其實是一群討要食物的食屍鬼,或者憎惡體。
所以我們聊的對象除了隔壁那個看起來經驗老道的德萊尼美女,就是現在不在場的蒼言了。
結論是,我們一致認為蒼言可能看上的男人不是達瑞安˙莫格萊尼,就是薩沙里安。

「但是薩沙里安和寇爾提拉已經是一對了,自從他殺到我們幽暗城地窖後,整個幽暗城到銀月城都在偷偷傳閱他們之間至死不渝的愛情故事。」這是朱漪說的,不是我說的。
「你們都不怕黑暗女士抓狂嗎?自己的臣民居然偷偷在支持屬下和敵人……」
「才不會,黑暗女士自己也有一本。」
「……我覺得我好像聽見了很可怕的八卦。」
「這才不是最可怕的,你不知道夏天為了掩飾體味和腐爛的味道,黑暗女士──」
「拜託妳不要再說了,我怕我被拖去餵你們的護城河怪物。」
「不用這麼害怕吧,我覺得黯刃騎士團窮到要去做家庭代工比較可怕,難怪蒼言等級這麼高還得到處跑腿,他們還有錢買新裝備嗎?」


就在我們八卦的不亦樂乎兼心驚膽跳時,一個高大的狼人走了進來。
不,其實我一開始只以為他是長的比較大隻的人類,但是朱漪一眼就看出來,他是狼人。
朱漪朝我微笑了一下,跟著便側身喝酒,不與那個狼人視線交會。想到他們在羅德隆周遭的戰爭,讓我也想迴避那狼人的視線。
這時蒼言來了,她把一桶酒放到我們座位旁,「怎麼了?看起來這麼尷──」
她的聲音非常不自然的掐住了。

我感到一股非常可怕的視線壓迫,轉頭就看到那個狼人正用一種要把我們生吞活剝的眼神看過來。
雖然現在是酒館的清閒時間,整個酒館除了我們,就只有老闆和那個德萊尼。但我還是不太想在酒館打架。

我還在想我和朱漪是不是該走人,就看到蒼言飛一樣朝門口衝出去。
「慢著,我們都沒跑,妳跑個屁!」朱漪和我異口同聲。
在我們發表感言的同時,那隻狼人跟豹子一樣,不,是真的變成了豹飛躍過整個酒館,不偏不倚撲在蒼言身上,接著立刻變回狼人把她徹底壓倒。
是個狼人德魯伊,但重點是,就算蒼言是死亡騎士這樣壓應該也會內傷吧?!

「喂喂喂,狼人,你要動手的話應該是衝我來,那邊那個是你們聯盟的夜精靈耶!」朱漪大叫。
狼人根本不鳥她,他在蒼言的耳邊低吼,剛好夠讓在旁邊的我們都聽得一清二楚。
「蒼言˙颶風,捉迷藏很好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