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魔獸世界同人】風詠漣漪-7


風詠漣漪-7
 
 


蒼言有時會在半夜跑出城外。
我和朱漪都知道,但從沒有問過她這回事。
 
這要多虧占卜者圖書館,難怪越來越多人寧願忍受用鼻孔看人的占卜者,也不去幫助正直的奧多爾。
被黑暗力量強行"復活"的不死族或多或少都有些問題,像食屍鬼的腦子是爛的。而被遺忘者除了身上爛掉的地方很難治好外還情感淡薄,所以他們可以很麻木地到處殺人製造同胞、四處放瘟疫。朱漪也說過她現在沒血沒淚,雖然喜歡我們,但我們死了她也不會太難過。
難怪我在黑石山自由落體時她反應不大,但想想被遺忘者們的立場,以及上面那位黑暗女士,情感淡薄對他們來說反而是好事。
 
而死亡騎士則有一種"殘虐癮",這也是巫妖王的惡德奴役……好吧,復活詛咒之一,若死亡騎士不定期抒發這種癮頭,就會嘗到生不如死、瘋狂欲裂的苦痛。
只可惜我是哥布林而朱漪是被遺忘者,不然引誘幾個強暴犯送給蒼言處理,包管撒塔斯的性犯罪率直線下降。
 
只是我們知道,但狼人先生未必清楚。
 
 
 
我們在納葛蘭遭遇了一次野外PK。
畢竟我們的隊伍組成太過奇筢,夜精靈死亡騎士、被遺忘者武僧、哥布林(近戰)薩滿、地精法師、以及狼人德魯伊。
職業和種族的反差就算了,可部落和聯盟混在一起在某些人眼裡就很有事。
 
事情的開端是我在撿任務道具時,忽然被人從後面來了一記悶棍。
我還在暈頭轉向,蒼言已經爆出死亡之握逮住那隻悶棍我的地精盜賊,拍暈了丟給傑恩處理。
緊接著就有一發煉獄衝擊噴過來。蒼言直接用反魔法護罩吃下這記攻擊,然後一名渾身聖光的矮人聖騎士和狼人戰士從一邊的山丘上跳下來,斬擊和審判同時攻擊我們。
 
朱漪首當其衝用護身氣勁和她的石形絕釀一次擋下來,但我看見她觸及聖光的雙手立刻出現灼傷。
朱漪的坦克能力與打架威力絕對不輸於矮人聖騎,無奈她是被遺忘者,她就算能忍受聖光灼身的痛苦,不死族的軀體也扛不住。
蒼言和狼人先生-也就是提瑞爾同時出手,蒼言用窒息術把矮人聖騎從朱漪那裏拎開,但矮人聖騎顯然有抵抗昏迷的能力,他在空中揮下大錘,跟蒼言的長槍撞在一起。
 
也只有蒼言能跟聖騎一拚,應該說只有面對滿身聖光鎧甲的聖騎,蒼言才不用手下留情,至少她不用擔心冰凍荒原之力與殺戮酷刑加持下的滅寂會把對方腰斬。鬧出人命鐵定會有更多人找我們麻煩,尤其是蒼言和提瑞爾,他們到底還是隸屬聯盟的種族。
 
另一邊提瑞爾一爪支開了狼人戰士,但他是專精恢復的德魯伊,他的裝備絕對無法支持他跟戰士近戰。
「為何與被遺忘者廝混!」狼人戰士憤怒低語,旋風斬毫不猶豫地砍過來。
提瑞爾不說話,這些日子相處下來他態度其實有所緩和,但跟朱漪仍然是老死不相往來。說他們倆廝混真心有點冤,他廝混的對象其實是同盟的夜精靈與地精。
 
「你誤會了,他廝混的對象不是我,是夜精靈。」朱漪推開提瑞爾揮動法杖擋下旋風斬,還有空說出我的心聲。
「還有我還有我!」傑恩躲在一顆石頭後面,一邊跟不遠處的法師互丟冰霜和火焰,一邊不甘寂寞的喊話,志在把事情搞得更亂。地精盜賊依然暈死在他旁邊,被冰鎖鏈捆成了龜甲縛。
 
矮人聖騎士哼了一聲,跟蒼言各用聖印審判滅寂死亡打擊戰成一團,戰得聲勢磅礡冰霜聖光齊飛還差點打到我們,大概對他來說變成死亡騎士後就不是同盟了。
 
提瑞爾忙著刷回春術迅癒術還抽空用月火術打對面的牧師,我被晾在一邊無比風涼,於是我插下一根火元素圖騰,把整個火元素砸在那個跟提瑞爾鬧得很歡騰的牧師身上。
牧師哀叫的直上雲霄,立刻試圖把所有瞬發治癒術和護盾都加在自己身上。火元素活力十足的追著牧師跑,法師想解決火元素,結果被傑恩一記冰凍打得昏頭。我帶著閃電盾溜著兩匹幽靈狼去咬牧師和法師,還有傑恩冰霜魔法的支援,好不愜意。
 
 
就在我和傑恩把牧師與法師揍昏時,後面打得不亦樂乎的近戰系們出事了。
朱漪跟狼人戰士還在你儂我儂打得難分難解,出事的是蒼言。
 
蒼言的滅寂終於打穿了矮人聖騎的聖光鎧甲,矮人聖騎還來不及穩定架勢,就被蒼言的凜風衝擊打倒,並且被她裝備雕紋的冰結之觸剝奪聖光的保護。
矮人聖騎的武器早就被蒼言打飛了,可是蒼言沒有停止攻擊,她不斷的對矮人施加沸血術、瘟疫打擊、瘟疫和冰霜……
 
「蒼言!」提瑞爾大叫。
提瑞爾冒著受到波及的危險衝入蒼言的攻擊範圍中,蒼言猛然停下動作,像是失去動力的機器。
提瑞爾救出矮人,立刻動用生命之花與回春術、迅癒術的德魯伊治療魔法,並設法消除瘟疫的侵蝕。矮人已經只剩下一口氣,被死亡騎士的黑暗之力侵蝕得非常悽慘。
 
傑恩呆呆地看著蒼言,狼人戰士發出怒吼:「夜精靈!妳跟天譴軍一樣沒有良知了嗎!」
朱漪甩了狼人戰士一巴掌,「你有時間咆哮不如趕快把你同伴搬走,還是你以為你能一個人打贏我們啊?」
 
狼人戰士恨恨地看了她一眼,拿出一支哨笛用力吹了一記,響亮的哨聲傳得很遠。
「這是探險者協會的哨聲,我們快走。」回過神的傑恩連忙說道,憂慮地看著我。
我在還昏迷著的矮人旁邊插下一個治癒圖騰,跟著與大家召出飛行座騎離開。
飛往天空的時候,狼人戰士仇恨與憤怒的眼神仍停留在蒼言身上。
 
 
蒼言始終沒有說話,我和朱漪也就安靜的飛在她旁邊。
傑恩和提瑞爾在後面,他們應該在商量什麼,然而我沒有興趣。
我們都隱約知道蒼言身為死亡騎士的詛咒,但知道和實際見到是兩回事。
她以死亡騎士的力量壓迫魔物我們沒有感覺,但用在聯盟矮人的身上,卻讓我感覺到了寒意。
 
巫妖王雖然近乎永久地封印在了寒冰皇冠,但是天譴軍的詛咒和傷痕,卻注定要留在這個世界上很久,很遠。
 
 


 
─────
後記:
關於死亡騎士的殘虐癮與被遺忘者情感淡薄的設定,出自於官方訪談中。
wow巴哈精華區的魔獸歷史資料夾有微風先生(?)翻譯的訪談與年代表,助我良多,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