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1日 星期六

【DC極短篇】大雨(JAYDICK、KONTIM)



CP為JAYDICKKONTIM以及存在於背景的超蝙。

kontim正劇難產,先來一發傻白甜。
難得寫這樣灑砂糖的小品。
如果OOC一定是我的錯,不用懷疑。





─────
JAYDICK


大雨來的猝不及防。前一秒還只是從烏雲中掉落的豆子,在夜翼甩出鉤槍的那一瞬傾洩而下,差點把翱翔的義警硬生生從空中打下來。彷彿有一百個民眾約定好在他飛過這兒時一起拿水桶往他身上潑,這比喻糟透了。

等夜翼落到一處公寓的窗口時,他已經跟一隻掉進海裡的小鳥一樣慘不忍睹。他推開窗戶,就看到傑森˙陶德正拿著同樣溼透的紅頭罩,站在室內瞪著他。
傑森也不好受,大雨讓他的紅頭罩變成了一個倒扣的水桶。終於抵達他乾爽溫馨的安全屋,結果下一秒夜翼把雨都潑到他家的地板上。
現在他的屋子裡充滿著新鮮的濕氣,罪魁禍首滴著水撥開濕漉漉的髮絲,像是被遺棄的小貓那樣看著他。
「我會幫你清理的。」夜翼-迪克˙格雷森拿下面罩,朝他做出乳貓乞食的動作。

裝可愛對法外者沒用。但令人懊惱的是,那些可惡的雨水使迪克的緊身衣變得更加貼身、它們不斷滑過他的肩膀、他的胸膛、他柔韌的腰、緊實的大腿、與依然挺翹的臀部。
一部分的他想把迪克踢出窗外,但更多的他不能不承認濕淋淋的迪克真他媽性感。
傑森甩甩頭,把一條大毛巾丟給迪克,「下次從正門進來。」

那堆雨水最終還是由傑森獨力清理乾淨,誰讓他是個有強迫症跟輕微潔癖的紅頭罩,完全無法忍受他致力維持的整潔被破壞。
罪魁禍首一沖洗完就倒進他的棉被裡,側躺在床上掀開被子朝他張開懷抱。
「不進來嗎?」迪克的嗓音軟綿綿的。

也許這世界上有人能拒絕這樣的邀請,但傑森˙陶德知道自己不能,一輩子都無法。
從迪克的衣著他可以判斷這句話是單純的一起睡覺,還是某種具有深度又酣暢淋漓的床上運動。今晚顯然是前者,因為迪克穿著完整的睡衣,並且在傑森躺到身畔時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傑森閉上眼睛,迪基鳥把他的腦子變成一隻熱呼呼的草履蟲,但是誰在乎呢?他現在過得真好。





──────
KONTIM


紅羅賓在射出鉤槍的前一刻退回腳步,下一瞬大雨轟然墜下,雖然沒被潑得透心涼,但他的臉還是被濕氣打溼了。
紅羅賓退回頂樓的門後,藏在陰影中看著雨勢。雨勢依然猛烈,除了雨聲外萬籟俱寂。雨水從敞開的門漫開,流下樓梯。他若再不關門這棟樓想必就要從頂樓開始淹水。

他忽然很好奇在這樣的雨勢下,他的超級小子還能不能準確捕抓到他的聲音。
Kon。」他的聲音很輕,還沒出口就被紛沓的雜音給淹沒。
幾秒鐘後,他的超級小子席捲而來,髮梢黏著雨水。
紅羅賓覺得這是他有史以來最弱智的一刻。

「提姆?」康納嚴肅的檢視他的狀況,「發生什麼事了?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嗨,Kon。沒什麼事啦我只是想測試你能不能聽到我的聲音而已──上帝,這實在太操蛋了。
果然一個人喜歡了另一人智商就會嚴重下降。瞧瞧大紅現在成了什麼樣子,聲名昭彰的法外者甚至無法在迪克開始唱啵啵嚕之歌時把人一腳踹開。連蝙蝠俠也不能在這大宇宙的戀愛弱智法則下完全倖免,他到現在還沒發現他的孩子們有意識地避開某幾間空房,就為了讓父親有合理親熱的場所。

但他有立場譴責他們嗎?沒有。以IQ142自豪的紅羅賓懷疑自己此時的智商沒有60

「抱歉。」提姆˙德雷克乾巴巴的說,「其實我、其實我只是──噢,我想你了。」他把自己撲到康納身上,彷彿自己是無尾熊而康納是他的尤加利樹。今後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比這一刻的他更愚蠢,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點吧。
「噢。」康納的聲音像是陽光普照,他揉揉提姆覆面的頭罩,彷彿那上頭毛茸茸的還有兩隻貓耳。「我也想你,提姆。」





─────
彩蛋(?)


在韋恩大宅裡打電動的達米安忽然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連累得他控制的人物失去控制,打出一個華麗的GAME OVER
「你怎麼啦?手抽筋嗎?」旁邊組隊的氪星人新朋友好奇的問。
「再說一次,我讓你全身抽筋。」達米安高貴冷漠地扳著指關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