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 星期一

【DC同人】創痛(jaydick)-第五章





「感應器壞了,裡面沒有遺體。」提姆傳來的訊息第一句就直切核心。
這句事實讓迪克奇異的放鬆下來,「我想也是。」
「裏頭還有一封信。」提姆明顯放慢了說話的速度,像是在斟酌自己說出的每一個詞彙。「上頭寫著"在主的慈光下,這個孩子會獲得他本應擁有的全新人生。莫要憂慮,以天父之名立誓。他不會成為你必需制裁的罪人。"」
「……我知道是誰留下的信。」迪克回答。「是一位姓懷特的神父,他向傑森伸出援手,現在已經去世。」

「明白。」提姆在那端點頭,沉默了片刻,「所以……你見到他了?」
「是。」迪克坦承,「但傑森說他什麼都不記得。蝙蝠俠回來了嗎?」
「蝙蝠俠昨晚跟我們聯繫過,雖然他沒明說,但我知道那裡情況比我們預料中還棘手。」提姆道。
「這裡就交給我。他需要一點時間,但我知道他會好的。」迪克直接道,「還是一樣,別通知蝙蝠俠或其他人。另外,請ALF別擔心。」
「我認為你該親自和ALF談談,他發現這件事時震驚的把小甜餅烤焦了。」提姆說。
「呃,你說的對。」迪克道。

「早上好,少爺。」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傳來,聽來有點遙遠。
「好久不見。」迪克道,覺得喉嚨有點堵。「嗯,再半小時我就得去警局。總之我長話短說,他回來了。」
「上帝。」阿爾弗雷德嘆了口氣,滿懷感恩、慶幸以及一點激動。「請多說一些,理查德少爺,我們真的需要多一點值得感謝的消息。」

迪克盡可能把與傑森重逢的經過交代的簡潔清楚,包括傑森目前的狀態。他知道傑森並未完全失憶,但有鑑於傑森曾經歷過極度痛苦的事情,他並不想強迫傑森去面對那些。況且,如果真如傑森自己所堅稱的那樣,他的確是忘了自己的死亡,忘了小丑強加於他身上的苦痛,那也許還比較好,絕對是件好事。

「我希望老爺回來時,傑森少爺已經回到我們的莊園,這個家一直保留著他的位置。」阿爾弗雷德最後說,迪克覺得自己幾乎看見老管家眼角的淚光。
「我也如此希望。」迪克道,他想說"我保證",但考慮到他和傑森正在處理的麻煩事,也許蝙蝠俠凱旋歸來時他們還在奮鬥。加上──他總覺得"我保證"這種話是相當於莫非定律的魔咒,說出這句話後最終結果往往不盡人意,所以他改了口。「給我一點好運,ALF。」
「我會空投到您的住處。」阿爾弗雷德和藹表示。



深夜。亞倫悄悄地爬下床鋪,抱著膝蓋透過天窗仰望著暗藍色的夜空。
他是這棟"潼恩福利院"收留的孩子之一。這所福利院在布魯德海文素來以整潔友善的環境和重視孤兒福祉得名,有許多孤兒在此獲得他們理想中的溫暖家庭,不乏名人前來造訪與捐獻扶助資金。

但亞倫知道,這個孤兒院就是偽裝得光鮮亮麗的人口養殖販賣場。許多號稱"找到新家"、"被善良夫婦收養"的孩子其實都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轉賣,淪為有錢人的玩物。而被認定有天賦的孩子會被集中教育,教育一定時間後離開孤兒院,成為哪個不法機關的忠實士兵。
再過一星期就輪到他了,屆時他會被某個偽裝成好心人的黑幫份子帶走,再之後他也不知道,也許撐不過去變成下水道的蛆蟲,未來還不是他這個孩子所能預料到的。

亞倫把頭埋在膝蓋裡,不知第幾次他希望英雄降落在他頭上的天窗,把這虛偽的牢籠連同那些邪惡的騙子大人一起踢翻,救他們出去。但那總是黑夜裡的夢幻泡泡,睜開眼睛就破了。

冷風吹動亞倫的頭髮,有點冷。
……冷風?

亞倫抬起頭,打開天窗的夜翼蹲坐在屋頂上,一手食指在唇邊比了個"噓"的手勢。
「介意我來拜訪嗎?」夜翼朝他微笑。
亞倫怔怔的瞧著他,然後捏了捏自己的臉。
老天,這是真的,酷斃了,比他一直以來的妄想都酷上千萬倍!
他迅速點頭,向夜翼大張雙手,輕聲而興奮莫名的回答:「請進,我可以當你的嚮導,不,我一定要當你的嚮導!」


潼恩福利院的負責人帶著被打腫的臉被綑上警車,熱血沸騰的年輕警員們花上一整夜掃蕩全孤兒院,虐待兒童、販賣兒童的罪證確鑿。可憐的孩子們則被轉送到大都會等鄰近城市收容。
在能俯視孤兒院狀況的樓頂上,亞倫不捨的握握夜翼的手,「我有機會再見到你嗎?」
夜翼給他一個擁抱,「我會在這裡,只要你們需要我。」

等亞倫跟上警察護送的隊伍,紅頭罩才慢悠悠的從陰影裡出來,「我很訝異那小子沒說要當你的助手。」
夜翼笑了笑,掏出一張卡片丟給他。紅頭罩接過,卡片上畫著一隻笑臉迎人的大藍鳥,旁邊寫著"歡迎到我家玩。",周圍空白處飄著五顏六色的音符。
「說過要給你邀請函的。」夜翼道,在面具下朝他眨了次眼,「無限次入場喔。」



────


頭痛。
傑森把紅頭罩丟到沙發的另一邊,任憑自己深陷在柔軟的沙發中,額上的傷疤隨著血管的脈動一跳一跳的抽疼。老毛病,從他死而復生開始就沒間斷過,實話說現在已經比那時好得太多,至少發作頻率已經降低,疼痛感也減緩許多。最嚴重的時候根本就像是有個瘋子不斷拿撬棍敲他的頭,而他只能徒勞的抱住自己的頭縮起身子,等待劇痛緩慢的消退。

他讓自己陷入完全的放空狀態,不去思考任何事。有一些朦朧的影像在他白茫茫的腦海中閃現。他睜開眼,拿出幾顆止痛藥混著溫水吞下肚,躺在沙發上任由藥效發作,抽痛感慢慢遠離,他模模糊糊的睡過去。



布魯德海文的人大多不信教,市中心的大教堂改建成購物中心已經很久,真正的聖彼得都放棄這個縱情聲色的毒窟,連帶著來這裡的神父也不務正業。
伯恩教區的小教堂乏人問津,傑森要做的不外乎是對願意聽的人講講聖經,沐浴一下天主的榮光,聽幾個憔悴的男女告解,陪一些把教堂當秘密基地的小鬼頭閒扯。偶爾把來找碴的流氓踢下台階。
不怎麼合格的神父,當然,他這個身分其實就是懷特神父鑽空子走後門安上的,為的是不讓他成為一個全職的法外者。他說不上喜不喜歡懷特神父這個決定,可他感謝他。

傑森合上聖經,跟最後一個來拜訪的老婆婆劃了道十字互道珍重。坐在長椅上的警官閃亮亮的盯著他,傑森覺得心底有個小少年在為此誇張地嘆氣,「是我的錯覺還是你真的很閒?」
「錯覺,我加班好幾天了。」迪克˙格雷森無辜的晃蕩雙手,「我有個好東西要給你看,你有沒有興趣?關於我們在做的大事業。」


換上便服的傑森˙懷特神父與迪克˙格雷森警官騎著摩托車來到住宅區間的小公寓。二樓的房東正在門口用手機閒嗑牙,看見警官時朝他揮揮手,並以接近曖昧的眼神對他們兩人擠了擠眼。
「我看那房東對你很有意思,你有沒有考慮過她。」傑森涼涼的道。
「這可不行,萬一被她發現我的秘密怎麼辦。」迪克漫應,打開住處的門。

「哇。」傑森看著室內的狀況道,「我懂了。」
「拜託,才沒你反應的這麼亂。」迪克把地上的舊衣服一件件拎起來投進洗衣籃,「只是沒時間把東西擺好,你懂的。」
「哈哈。」傑森表示,小少年在他心底得意洋洋,「我家可從來不是這種情況。」
「好好,你真賢慧。」迪克道,在傑森爆粗之前端出一盒點心打開,「帶來幸運的小甜餅,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很好。」傑森瞧著那盒小甜餅道。


兩人把那盒幸運小甜餅分食殆盡,傑森吃得更多些,迪克下意識看向對方的腰身,難怪小翅膀會變成大翅膀。
「看什麼看。羨慕我比你壯嗎。」傑森打了個呵欠。
「吃飽想睡了?」迪克說著探手輕揉了揉傑森的頭,意外發現揉起來並不比達米安差多少。他的前額有一片扎眼的白毛,底下的傷疤創痕殷然。
傑森本想揮開迪克的手,但迪克把手掌貼上他的傷疤,整個人柔軟的湊近他,亮藍色的雙眼映出了傑森的倒影。

「……Jay。」迪克的聲音溫柔得近於嘆息。
傑森也不知道自己當下是怎麼想的,八成什麼都沒想。他伸出雙手按住迪克的背把他壓向自己懷裡,兩個人從椅子上落到木質地板上纏抱在一起,像兩隻試圖相互取暖的笨拙小熊。
他的頭又在疼,然而不是被撬棍重擊的疼法。迪克的手溫暖的貼著他的頭顱,他心底的小少年、小羅賓在聲嘶力竭地喊著什麼,他不知道,他把頭埋到迪克的肩膀上,讓溫熱的疼痛把他們包圍起來。





──────
後記:

終於轉到了傑森視角,寫得比我預想中還要開心,整天盡是在想接下來怎麼碼字,怎麼盡可能寫到最好。
還有一篇懷特神父跟傑森的番外,估計結局前會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