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

【JOJO同人】熱戀中的士兵-1(喬魯諾性轉相關


因為太喜歡紫煙小說最後一章的標題,於是把文名改了(X


總之,又是喬魯諾性轉為"喬露諾"後的腦洞衍生
以下目前都是原作走向的段子,但往後會盡力寫更有原創性的劇情出來(倒
前兩篇有放在噗浪上,最後一篇就是彙整後的加筆XD

CP是布加拉提X喬露諾



-----

喬露諾初遇布加拉提:




少女坐在車廂內。
單看那出色的容姿,實在不應委身於這充斥菸油味的半舊座位上。而她也不應該與黑道-與"淚眼魯卡"那樣的傢伙扯上關係。

他帶著比較輕鬆的心情接近她,這畢竟是工作,工作是不分男女的。
他的原則是不傷害無辜的老弱婦孺,包括像這樣看來毫無攻擊性的少女。
可能的話,他只想套點話,最多嚇嚇她。
如果可以就這麼收場就好了。


「妳是個美麗的女孩,而且很有趣......我知道妳說的是真話,沒錯,看妳臉上的皮膚就能看出來了。我一向善於判斷別人說話的真假。」
「我只有一個問題-淚眼魯卡頭上插著自己的鏟子倒在機場附近,那會是誰幹的呢?」

「......」少女沒有說話,臉上恰如其分的掛著困惑的神色,但雙眸自始至終沒有移開他的目光。

「妳別誤會。只是我從機場守衛那裏得知妳也在那裡,所以想問妳是否有看到什麼可疑人物罷了。」布加拉提貌似困擾的攤手,臉上還是那乍似和善的微笑。
「淚眼魯卡並不是普通的流氓,他是集團成員,就這麼被殺掉的話,我們老大面子也掛不住-所以。」他驀地湊近少女,少女的任何行動都被他限縮在狹小的範圍中。
「我要問妳,在機場見過淚眼魯卡嗎?請妳回答。」

「......」少女像是在思考著,被個陌生男人這麼逼近,她卻沒有明顯懼怕的反應,而仍然只是困惑的,帶點困擾的神色。
「沒有,我不認識你說的人。」她清脆的嗓音回答。

布加拉提仍然逼著她,兩人的眼神定定的交會。這副情景,看在不明究柢的人們眼中,或許會將他們視為一對情侶也說不定。

「我想我已經回答你了,先生。」或許是感覺有點尷尬了,少女再次開口,眼神中顯出一點不悅。

「我相信妳。」布加拉提慢慢退開,「不好意思,小姐,請原諒我無禮的行為。打擾了。」

她優雅頷首,就在此時,她發覺手中似乎多了些什麼。濕滑軟膩,讓她感到非常不安的觸感。
她打開手掌,一顆帶血的眼珠在她的手中滾動著。瞪大的瞳孔逼視著她。
自布加拉提出現開始就騷動著的緊張感瞬間爆開,冷汗流下她的臉頰。本應離開的布加拉提不知何時又折了回來,那和善的笑容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

「這是魯卡的右眼,妳現在還要跟我說妳不認識他嗎?」優雅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語。然後,布加拉提的嘴唇吻去了她滴下的汗水。

「這是說謊的味道!喬露諾˙喬巴拿!」布加拉提的聲音多了份讓她冷顫的陰冷,「現在情況不同了,妳為什麼要說謊呢?請妳坦白的回答......可別讓我不得不違反自己的原則,對女性出手啊。」




---


喬露諾入團:



「或許不久後,"他"會加入我們。」
一日午後,布加拉提說起了某個沒人認識的傢伙的事,並且這麼宣告。

「怎麼回事啊?是個怎樣的傢伙?」納蘭迦第一個衝動發問。
「......沒什麼,只要你們見到"他",就會明白了。」布加拉提只這麼說,「我認為可以相信他,而我也覺得你們應該能相信他。」

由於布加拉提的態度太過篤定,太過不容反駁。反而讓他們四個-因布加拉提而聚合的他們感到強烈的質疑,不,應該說是不滿。

他們發自心底信賴著布加拉提,不惜改變人生-或者說就是為了改變這垃圾一樣的人生,才會跟隨著他。
到底他們為什麼會對布加拉提的這番話產生不滿?是因為根本不認識那個即將加入的傢伙,而產生的排外心理嗎。

不,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罷了。
會讓他們四個感到不滿,或許只是因為在那一天,他們都在布加拉提身上看到以前未曾在他身上看到的事物。
憧憬,想把自己交付給一人的,希望。
那樣的話,或許布加拉提也會如他們一樣,不顧一切的把人生交付給那個人。
這樣的話,他們該何去何從呢。



---

今天是那個人要入隊的日子。
四個人明顯的都有些煩躁,平常福葛是不會就這樣捅納蘭迦叉子,納蘭迦也不會為了福葛的羞辱而暴怒。而米斯達也不會為了蛋糕的分法而不斷無理取鬧-即使蛋糕被分成了四塊,但那也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事情。

「你們在吵什麼!我說要入隊的新成員來了!」布加拉提的喊聲將四人強迫性拉出煩躁的空間。

然後,四個人-少年與男人的目光,呆住了。

少女。
站在布加拉提身旁的,只是一名少女。
而且是有著端麗容貌的美少女。

"那傢伙""那個人""他"
那個讓布加拉提憧憬的人-是個女孩子?


「我是喬露諾˙喬巴拿,請多指教。」少女踏前一步,禮節周到的向四人打招呼。
「好可愛的女生喔!」納蘭迦完全忘記前一刻的憤怒,他率先朝少女開口:「我叫納蘭迦!妳幾歲啊?」
「15。」
「喔喔喔!那比我還小!妳可以叫我納蘭迦哥哥喔!」

「等一下!要叫哥哥也是我先來!」米斯達發話了,他推開納蘭迦,「我叫米斯達~妹妹有什麼需要都可以跟哥哥我說......」

「你們鬧夠了沒!」布加拉提還沒發聲,阿帕基先坐不住了,「布加拉提,這是怎麼回事?你的意思是這個小女孩要加入我們?」
「沒錯。」相對於阿帕基的激動,布加拉提顯得淡定。
「你開什麼玩笑?」阿帕基質問,「我們可不是在玩扮家家酒!」
「沒錯,這不是扮家家酒。」布加拉提不冷不熱的還擊,「我是認真的要讓她入隊。」

阿帕基瞪著布加拉提,而布加拉提依然冷靜。

「哼,既然你這麼說,我就信你。」阿帕基返回座位。「新人快來這裡坐啊。傻站在那幹什麼?」
「......」喬露諾頷首走向座位,阿帕基將一杯茶遞向她:「這是歡迎的茶,乾了它吧。」

喬露諾接過茶杯,一隻毛呼呼的蜘蛛立刻從茶杯內緣爬出,濡濕的毛腳攀上喬露諾的手背。
布加拉提蹙眉,正要阻止,卻見喬露諾慢條斯理的,不知從哪裡拿出兩根樹枝夾起毛蜘蛛。樹枝上開著粉紅色的花朵,和蜘蛛的猙獰形成一種詭豔的對比。
「好險茶是溫的,沒被燙死。」喬露諾神情自在地說著,將蜘蛛放到牆角的洞口,蜘蛛立刻爬了進去。

「高招。」福葛忍不住嘆服。
「真是的!阿帕基你怎麼把蜘蛛當成茶包泡了啊~」納蘭迦首先發話大笑。「好險我沒喝!」
「喬露諾,我再幫妳重泡一杯吧!」米斯達殷勤地拿出新杯子。





-----

"那一天"的後續。




那一天,少女成功運用替身擊敗了他-即使只是一秒鐘的空檔,對少女來說,也已經足夠了。
她只要讓替身繼續出拳,就能讓他死於過度的痛苦中。
但是,少女沒有再出手,她只是接回自己被拉鏈截開的左足,就要背對著他離開。

「妳在做什麼!不給我最後一擊嗎!」布加拉提朝少女大喊,他的知覺已經慢慢恢復正常,如果他要抓住少女,少女絕對不會再有反擊的機會。

少女轉過頭看他,「不需要了。我現在不認為我有必須殺死你的理由......因為你是個善良的人。」
布加拉提一呆,少女續道:「你是因為看到了那個孩子的手臂,沒錯,你看見他手上有注射毒品的痕跡,心生動搖,我才能抓住這剎那的機會反擊。不然,我現在早就因你的替身能力而無法動彈了吧。」

「你會動搖,是因為你無法接受那個孩子施打毒品,更無法相信,你的組織會把毒品賣給這樣的孩子。」少女的聲音清楚而真切。

「......就算如此,這跟擊敗妳也是兩回事!」布加拉提站起身,汗水不斷地滴下他的臉,「我受命要逮住殺死魯卡的人!」
「不,你不會再對我動手了。」少女搖頭。「因為,你將會成為我的同伴!」
陽光在少女的側後方,照耀著她的側臉,她的金髮映射著光輝。

「要根絕像那孩子這樣的情況,就必須讓自己能夠控制這個城市!」少女凜然宣告,「我要打敗你的老闆,取代他的勢力!」


布加拉提驚愕的注視著少女。
他簡直無法相信,這樣的話會從一個看似柔弱的少女口中道出。
控制這個城市?打敗老闆?

「這怎麼可能......」他不自覺的喃喃低語。

「為什麼不可能?」
少女反問,在他的面前幾不可見的,露出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