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5日 星期二

【電玩】共醉薰風-重溫幻想三國志四(大雷

先來個慣例的前言:

睽違四年我又開始重溫幻三四(嚴格來說是重溫外傳)
雖說幻三系列以古風遊戲來說表現手法,詞彙與人物造型都太過現代,古典韻味不足。但這本來就是一部幻想奇譚,所以過於現代化這點我個人不在意。
何況幻三系列的二代和四代各方面說都是經典之作,大約只輸在畫面太過Q版和表現方式過於直白煽情,不然在劇情,人物刻劃,以及戰鬥的爽快度上都是一流。

輪迴是幻三系列的劇情核心之一,每一代的主角都背負著輪迴的宿命。
二代的輪迴是永世無悔的愛情,四代的輪迴則是生死與共的友情和超脫血緣的親情。


以下大量感想劇透
 
 



----------

幻想三國志四+外傳是我少數認為比悲劇更上乘的喜劇。
(雖說宇峻的幻三系列風格本就偏重喜劇收場,大約只有二代是悲大於喜。)

我玩過看過的很多作品都是悲劇收場,如軒轅劍的天之痕與蒼之濤,幽城幻劍錄,古劍奇譚一代。幻想三國志二最讓玩家深刻的,也是海棠在奈何橋帶淚的微笑,君河於黃泉海的等待。
這些悲劇都刻骨銘心,都把故事昇華到更深遠的境界。

但是幻想三國志四不行。
我可以接受古劍一沒有桃花幻夢,但絕對不能接受幻三四沒有與君同醉。
幻三四如果沒有隱藏結局,而讓紫丞與樓澈一人永遠沉睡,一人永遠等待,其故事就會變得徒留遺憾和悲傷。

無關於腐還是個人喜好,幻三四的輪迴意涵比二代還深沉,千年前有絕大力量的帝台與盤古都無法逆轉的宿命,本來就該在千年後由樓澈與紫丞終結。
此外,遊戲的另一劇情核心是"三族平等共存"這也是樓澈和紫丞諸人努力下才促成的結果。更重要的是,樓澈和紫丞歷經種種而產生的深厚友誼,倘若他們兩人少了任何一人,結局就注定不會圓滿。

當年外傳剛出時,絕大多數玩家第一件事就是破出隱藏結局。就算是想追女主角的玩家,也多是先看過隱藏結局才去打情侶結局。可見這兩位主角的友情有多讓人動容。

我到現在都樂於把幻三四拿出來重玩得很大原因也是為此。

仙劍四結局即使雲淡風輕仍是讓人傷懷,古劍一最後的結果是長久的幻夢,幻三二是曲終人散死生契闊;但是幻三四最後等著我的會是白梅飛揚,薰風飄香。雖然仍有遺憾,但能與君同醉便再無所求。



接下來要再簡述一下對主角群的想法,雖然五年前也寫過,但當時寫得不好。



紫丞:
魔族少主,魔王,本代的主角。
很少有像紫丞這樣完美的主角,通常這種類型都是當主角的宿敵或男二號居多XD。
外貌俊美無儔,氣質高貴清雅,聰明果斷,隱忍內斂,幾乎可以把任何褒獎詞彙套在他身上都不為過。
也因為這樣的完美風靡人界(沒誤),男性佩服他,女性或多或少都對他有好感。

紫丞是天生的王者,王者孤高,王者寂寞。
套句樓澈的話是:"什麼好處都給你佔盡了。"但在至高點上就是無盡孤涼。
族人們敬愛他依賴他看重他,卻沒人能跟他在同樣的立場,同樣的高度前進,也不曾有人能與他平等相對。
直到樓澈,蘇袖,南宮毓等人出現。
樓澈那不正經的火咒溶解了月陵淵的寒冰,同時也破開了紫丞冰封的內心。

雖然近乎完美,但紫丞並沒有被塑造成一個無人性的漂亮娃娃,他內心的苦悶和掙扎在劇情中處處得見,走紫丞線更能體會他生命承載之重。

如同幻想三國志各代的慣例,主角不是死親友就是要被滅村,紫丞亦然。紫丞線一開始要面對的就是落仙谷覆滅。
這種沉重的開場如同一聲驚雷,讓我們從一開始就能明白紫丞肩負的責任,他的痛苦他的冀望。
直到認識樓澈等人,這種壓力才有了宣洩的餘地。
(紫丞有時對樓澈和瓔珞說話毒辣,大約也是因為面對這兩個直性情的人比較能坦白表達情緒)

(補述)
有看到一些玩家認為紫丞前期算計過多,對樓澈等人也是提防利用多於善意。
本人是樓澈控,不過對於紫丞前期的行事方式我可以理解,甚至以理性論他這作為不能說是錯的。
畢竟四代的時間點是一代蚩尤亂世後十年,正是風聲鶴唳之時,紫丞又親身經歷父親被殺,落仙谷覆滅和冰封三載之痛。因此他當然不會輕易敞開心房且機關算盡。
而且,實際上整部故事前半段真正不在意仙魔之分的人物只有樓澈。
紫丞雖然一直想建立人仙魔平等生存的世界,但他其實早就被潛移默化地也認為仙是"惡"了。
所以初期面對樓澈時才是那副模樣。
但終究是烈女怕纏郎(這比喻不對),樓澈諸人的真性情和對等的相處模式是他自七歲後就再沒體會過的。所以就算再怎麼理性處事,他依然慢慢對他們產生感情。
至葭萌關,未曾懷疑紫丞所思的樓澈,蘇袖,南宮毓都為了救他闖入皇城,這時紫丞才真正對他們敞開心房。也才會在雨蒼山時怕他們立場艱難,刻意逼走他們。

 

而可喜卻又可悲的是,紫丞雖是魔族,但幼時被獻帝伏后收養的經歷,使他對人類對人界都有深厚的感情。這使他沒有變成真正的魔王,卻也使他走的路注定滿布荊棘,因為他不可能狠下心去傷害無辜的人,傷害他養父的天下。
紫丞一生中最大的覆敗也間接因此而生,使他幾乎喪失一切-
但是,也正因為他的人性,才能使他獲得此生唯一的友誼和生死與共的夥伴。



然而,紫丞不僅是王者,還是創世之源盤古所化。
盤古的憾恨創造了他,也使得天地陷入覆滅之厄。
所幸,紫丞有在人界二十年的經歷,有可貴的親情和友情。
這是他與"盤古"最大的不同,也因此宿命才有轉機。




樓澈:
至清之仙,本代另一主角。

跟紫丞線一比,樓澈的故事開場就像來亂的XD
一開場就是飛行競速和華麗的"降落"在眾神之前,看了就覺得可喜。

(其實樓澈在自己的劇情中也不時有古靈精怪的表現,但因為紫丞過於機敏,因此樓澈的小聰明就被掩蓋過去了。但他或許也覺得這樣挺好:"需要耗費腦力的事就交給彈琴的就好啦~")

因為不辨仙魔(大約也不想分辨)率性灑脫(任性妄為)的個性,在仙界被視為離經叛道的異端,除了師父師兄和一眾哈他的女仙外,幾乎所有男仙都視他為敵。
但也正因為他不裝腔作勢,沒有成見的態度,使他能"收服"魔獸饕餮。摔下凡間後亦迅速和人們打成一片。與蘇袖,南宮毓一同來到命定之地"月陵淵"。

打破人仙魔三族隔閡的最大功臣是樓澈。也只有樓澈,才能串起原不相關的主角群,成為生死與共的夥伴。

帝台曾說過:"與其日復一日面對無法逆轉的局勢,不如把棋子全撥到地上去-只有不在棋盤上的棋,才能脫離控制。"
樓澈,蘇袖,南宮毓,瓔珞四人就是這不在棋盤上的棋。而樓澈本身,更是蘊有帝台之魂的棋子所化。

樓澈或許繼承了帝台的憾恨,但他卻絕不是帝台。
帝台終究是地位超然的仙,即便再如何不羈也仍然被天界束縛著,所以他只能半開玩笑的和紫狩說:"我看我也跟你們一起揭竿起義算了~!"終究不能阻止紫狩等人被打入魔道,也無法拒絕執行衡天之儀。
因為這樣的悔恨,帝台沒有轉生而寄於自己的棋上,或許是他對宿命的反抗和譏諷。

樓澈並不像紫丞那樣深沉,他表裡如一,一如他的名字那般清澈。他的路線也鮮少紫丞線的算計,顯得輕鬆活潑許多。
而這也是樓澈期望紫丞能做到的:任性地為自己活著。
其實,樓澈對紫丞除了友情,大約還有憐惜的心情在。

樓澈雖然像是被師兄師叔照顧大的,卻也喜歡照顧人,而從他照顧魚精雉雞精狗精饕餮的樣子看似乎也照顧得不錯(?)劇中不斷表現要保護眾人的意圖也是如此。

紫丞的壓抑隱忍,看在率直的樓澈眼中大約很不是滋味。所以在劇中不止一次對紫丞噓寒問暖,不斷要他不要逞強,都是他這種照顧心態的體現。
(其實對初期被拐入隊伍的瓔珞也有表現出關心,但在瓔珞表現出獨立自主的模樣,又和容仙當好姊妹後就沒樓澈的事了。)

而促成樓澈對紫丞特別關心的最重要原因,便因為他是紫丞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朋友。或許也只有他能這樣對等要求紫丞與他一樣開誠佈公,坦率過活。

樓澈的這種友誼與憐惜心態,在臨近結局時表現的淋漓盡致:
以身代君。
他願意代替紫丞進入盤古之源,面對那無盡黑暗無盡虛無。

紫丞何其有幸,能夠有樓澈這樣一個知己好友......
又是何其不幸,非得要歷經百年千年才能再聚首,才能真正為自己而活。

可也正是因為樓澈始終如一,真真切切貫徹了他的友誼,甚至以自己的一生換取紫丞的自由。紫丞才能從宿命的桎梏中解放,在漫長的虛無中等待,等待著為自己實現心願,為自己救回至交好友的時刻......

"不論用什麼方法,我都會讓你從盤古之源出來!就算只剩下我一個也會繼續等,繼續找!"

樓澈是如此,紫丞亦然。




本來還想繼續寫,但是發現這篇已經過長了,等下次再繼續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