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讀書札記(一)


 以下都是我自己看書心有所感時的一些隨筆,或許沒啥價值可言,但寫下來偶爾看看,也不失為遣興的一種方法。
 
本篇以<枕草子>和<酒徒>為主。
 
 



談<枕草子>

 

<枕草子>是清少納言愜意文,故最合以愜意心賞之。

 

<枕草子>可說是清少納言的心情隨筆,主要記錄她擔任定子皇后側近女官時的見聞。所記的都是清少納言認為風雅、有意思的事。幾乎不談惹人傷心難受的事情。所以說<枕草子>是愜意文。

 

但即便清少納言寫的都是愜意事,其創作態度依然是認真的。雖然清少納言多次提到自己沒想過把枕草子公開於世,也沒想過會流傳於後世。然而,一個有才氣,有個性的人。必然不會願意自己無名於後世,更不會甘願自己的才華不為世人所知。故清少納言寫枕草子時,必然還是多費了番工夫。她早有預感自己的<枕草子>會被宮廷中人競相傳閱,更會揚名於天下。所以寫的盡是她生平得意事風雅事。她知道自己的形象與<枕草子>密不可分,所以絕不留下任何會使<枕草子>蒙上灰塵的悲哀的事。所以<枕草子>中幾乎不曾提及政治鬥爭,不曾提及她與定子皇后曾遭遇的那些辛酸。而她在離開宮廷後的際遇也極隱晦,甚至幾無相關著作流傳。為人所知的只有她的枕草子,她仕官的那些日子。

因為她只要她人生中最風光,最令人喜愛的時光流傳後世。就如她眼中那永遠美麗高貴的定子皇后一般。

 
(補述)
以上的感想多少有受到動畫"百人一首~戀之歌"的影響。
 

 

───

談劉以鬯的<酒徒>。

 

這本小說無疑是創作者的經典,一個執著於創作,真心想成為作家的人,都應該看看這本小說。我想同樣擁有創作者靈魂的人,一定能真正的領略到<酒徒>的好處。雖然這不是一部快樂的小說。而且對文學的定義十分之高,讀<酒徒>時多少有種被文字打臉的挫敗感。

(以<酒徒>的觀點論,武俠小說不能算文學,對其一直有一種隱約的輕視。雖然這是四十年前的觀念。但看起來還是挺不舒服。

畢竟是四十年前的作品了,用現在的眼光去看,應該會對其中一些思想嗤之以鼻吧。然而,它依然有著很高的價值。)

 

 

<酒徒>中提及了六零年代香港的文壇狀況,然而當年文壇的缺憾和弊病至今仍然存在,無論台灣,香港,中國都是。

我想現在是一個需要效法白居易和元稹的時代。現下許多純文學的門檻還是高了些,範疇雖然深但胸襟卻太狹窄了,無法包羅廣大群眾,達到真正雅俗共賞的境界。

不,更精確的說法是,好文學不一定艱澀,但大家往往都覺得文學就是艱澀的。

 

(事實上,我自己多數時候也無力去讀那些被譽為經典的文學,"紅樓夢"只讀過一次,高鶚續寫的部分幾乎不想看。"尤利西斯"和"追憶似水年華"等作品也是望之卻步,我天生就是對厚到能砸死人的書有抗拒心。)

 

現代輕文學是必然的趨勢,但要如何做到"輕"與"深刻"並重,這就是難題了。

文學要易懂,要能讓大家都輕鬆的讀,又要讓人能領會到深刻的道理。這也是我期望寫出來的作品。

 

(另外,文學若不能娛樂到自己,那寫起來也沒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