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4日 星期四

【三國舊文】大江東去-第二章-還劍歸昭




赤烏九年。

原先駐守柴桑的諸葛恪因收到旨令而與陸抗交換屯地,這於諸葛恪是一大機運,卻也隱含著危機。
武昌是東吳左都,國家要衝,重要性僅次於首都建業。駐守武昌者除備受信任,握有一定勢力,也無限靠近權力的核心。

陸遜初逝時,為了不令武昌防衛空洞,孫權曾令諸葛恪暫駐武昌,至處理完陸遜後事為止。顯然當時孫權並無讓他長駐之意。但不到一年又令他與陸抗換屯武昌,加上朝政內鬥,這安排就變得頗耐人尋味。

眼下東吳最大憂患實非外敵,而是內部太子派系鬥爭。孫霸派系得勢,擁立原太子孫和的陸遜、吾粲、顧潭等人或被放逐,或被逼死,諸葛恪也是因駐守柴桑遠離風暴才免於一劫。
眼下太子易位之勢已定,孫權將他這長年禦敵的大將軍召回武昌,顯然政局之變已脫離孫權掌控,才需要諸葛恪安定內政。
但這對諸葛恪而言也是險棋,孫權已老,敵對的孫霸派系得勢,要是再讓孫霸登上太子之位,孫權死後免不了又是一場腥風血雨,他就是第一個要被清算的對象。

諸葛恪回想起過去父親諸葛瑾語重心長之言:「元遜恃才,驕而不省,實非保家之子!」陸遜亦覺他過於自負而有些微詞。雖還不至於因此生隙,心中仍感不快。
諸葛恪早已決定,這次駐留武昌,必須摒除一切有害因素,安定政局,證明他諸葛恪絕非亡家之人。





諸葛恪率軍進入陸抗於武昌的屯地。屯地城圍方整,牆屋無損,儼然若新,絲毫看不出是大軍長年駐守之地。
軍士們訝異於軍屯的完整,諸葛恪亦不期然回想起這片軍屯的前任守將。

先前在柴桑已與陸抗交接,當時不過有些感慨,昔日的小少年如今也得領兵作戰,還是代替他駐守柴桑。可見到陸抗對武昌軍屯的處置,令他不得不在心中對陸抗重新評估。
想到自己在柴桑的舊屯是怎樣一副光景,陸抗又會如何處置那塊屯地,諸葛恪不由得感到慚愧。




陸抗在柴桑屯守五年,整軍有序。
期間,孫權廢太子孫和,賜死孫霸,立幼子孫亮為太子。
南郡、西陵遭魏將進攻,孫權派戴烈、陸凱防禦。南郡一戰告捷,合肥亦成東吳領地。


太元元年,陸抗因積勞成疾返回建業療養。
此期間孫權亦染風疾。在陸抗身體漸復,正欲返回陸家再回柴桑駐留時,孫權再一次召見了他。





自上次詣都謝恩、洗雪父親的莫須有罪狀後,已過了六年歲月。
陸抗再一次踏上吳宮長廊,來到孫權所居殿中。
此處父親或許走過許多次,他卻是第一次入。

心中正有些喟然,忽然感覺到一道奇異的視線,陸抗循線瞧去,只見一個不滿十歲的男孩站在不遠處,倚著欄柱盯著他。
男孩身上衣飾華貴,臉色木然,沒有半分孩童應有的稚氣。
「你是陸幼節嗎?」男孩開口問,問的直接,語調卻不無禮,還有幾分敬重。
陸抗推斷這男孩應是皇子,卻不確定是誰,便不卑不亢的回答:「是。」

男孩點了點頭,「承蒙你父親關照,我會記住你的。」
不等陸抗開口,男孩繞過欄柱,一溜煙跑入深宮。
陸抗雖覺奇怪,卻也無暇在意,繼續往孫權所在的宮殿行去。





孫權跪坐在毯上,旁邊有取暖用的火爐,面前是一塊圓形尺來長的白石茶几。茶几上備了香茗,還有一束泛黃的紙帛。
陸抗很清楚那束紙帛是什麼。

孫權似乎很高興他的到來,「別站著,坐下來陪孤喝杯茶吧。」
陸抗依言坐在茶几右側,一個謹守君臣禮節的位置,他幫孫權倒了茶。「不知陛下召見微臣所為何事?」

「……過去,孤經常和所信任,敬重的大臣們像這樣喝茶,伯言也不例外。」孫權道,像是普通的老人在回憶往昔。
陸抗沉默的聽著,孫權續道:「六年前,伯言離去的前夜,也像現在這樣,他沏茶,孤仍坐在這張椅子上。」

孫權站起身,走向內堂,再出現時,手上多了一柄熟悉的白色長劍。「故人已去,往事再難追憶……但孤總還記得,伯言拿出這柄劍時的決絕。」


陸抗平靜無波的眼神有些微觸動。
閃飛燕,父親的遺劍。
父親過世時為他留下了一柄相同的劍,另一柄卻不知下落。
原來,是在這裡。


「孤本想將此劍供於堂中,與我父親、兄長的武器一起。」孫權道,「然而,比起此間,閃飛燕更合適在你手上,衛國殺敵,建立不世之功勳。」
「……父親既把此劍留與陛下,陛下還是留著吧。」在孫權將劍遞與他之前,陸抗如此說道。
孫權一怔,苦笑道:「伯言只是沒有把劍帶走。這劍,必須還給你。」
陸抗這次沒有拒絕。




陸抗帶著閃飛燕離開吳殿,前往父母之墓拜祭。
父親死後不到一年,母親也隨其長眠。
按禮節有條不紊的打理好一切後,陸抗才嘆了口氣,跪坐在墓前。將至今為止發生的事簡要敘述了一遍。



孫權將劍還給陸抗後,便拿起書有二十條罪狀的紙帛,用盡力氣撕裂了丟入火爐。
看著孫權乾枯的手因撕扯紙帛而浮現的骨頭和筋絡,陸抗第一次體認到,眼前的君主已衰老至此的事實。

「我與伯言結識四十年,征討一生,交情至深。最後,卻是這麼結果。」孫權注視著火焰,火焰燃燒間,那致命的風疾似乎又要發作,「……這報應,權就接受了。」



太元二年四月,孫權逝世。











────────────
後記:

這章我滿意的好像只有標題……

其實寫的沒原先預想的完善,二次修改時幾乎只有刪減囧
而且我寫這篇時有些顧慮,忠於歷史的雕砌性變重,就沒第一章來得自然。
孫權那段原本想完全照三國志記載,不過三國志記載孫權向陸抗道歉那段看起來好虛偽(毆
而我向來相信人之將死其言也真,所以把孫權這段在小地方做了修改。
但是標題隱含的意義還是表達不出一半Orz。
最後附註一下,中間出現的男孩是孫皓。
個人覺得這暴虐君主的生長背景(他的父親是被迫害致死的廢太子孫和),以及和陸抗的互動都挺有梗,所以就讓小時候的他露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