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DC心得】羅賓研究PART2(傑森篇)


 在正式分析傑森前我得來個前情提要:

其實我覺得傑森在四羅賓裡已經是情緒表現最明顯、沒把自己刻意隱藏得很深的一人了。(迪克其實不管對誰都有所保留,甚至不敢讓布魯斯看到他軟弱自卑的一面;提姆跟布魯斯一樣是理智內斂主義;達米安則是親疏非常分明的肉食動物)

使他變複雜的主因是他的際遇,無論在故事裡還是故事外。



傑森的死而復生太過戲劇性,編劇都喜歡針對他的死亡與復活灑狗血,也害得他形象很擺盪,經常在神經病、常識人、反英雄之間劇烈搖擺。
迪克、提姆雖然也有多編劇描寫矛盾的問題,但重啟前對他們的描寫都還有個穩定的核心主軸。(達米安還在發展期暫不論)只有傑森因為拉薩路之池的設定,使得編劇想讓他發神經還是當個毫無反應的紅頭罩都說得通。

可以說傑森的形象如何很大部分是看編劇想怎麼寫他。要不是重啟前有"遺失歲月"、"赤紅街巷"的成功描寫,以及專屬動畫"紅頭罩之下"的加持,只怕他到現在都還得被迫賣慘賣神經病。
雖然落到蘿蔔袋手裡還是很慘。

但即使傑森的性格表現混亂,這麼多年來到底還是有三個無可撼動的背景:
一是家庭破碎、淪落街頭的孤兒,二是蝙蝠俠,最後是死而復生。
也多虧有這三項背景特質,使傑森不管被編劇怎麼整,都還是有他最基本的人設和性格特色保留下來。然後我就可以分析他了。



前情提要說完,讓我們進入主題吧。

承繼我以前寫的簡單心得,四個羅賓與蝙蝠俠都有相互對應之處與獨特的聯繫。
迪克內心永恆不變的光明樂觀對應布魯斯內心永恆不變的悲觀晦暗。
提姆與布魯斯亦師亦友的相互理解。
達米安與布魯斯的血脈羈絆。

四個羅賓其實奇異的都有與布魯斯相似的部分,達米安與布魯斯的相似是來自於血緣,迪克的相似來自於蝙蝠俠價值觀的內化,提姆的相似是對布魯斯的理解。
但傑森與布魯斯的相似來自於他們的本質,他們的內心中永遠都藏著一條高譚的犯罪小巷。而傑森成為紅頭罩的理由也與布魯斯如出一轍,那就是對罪惡的憤怒。


所以為什麼布魯斯會如此肯定傑森沒有他會走上歧路?就是因為他在傑森身上看見自己,但是布魯斯還有阿爾弗雷德和豐富家產的支持,傑森什麼都沒有。他幫助傑森的同時也在試著自救,試著以自己的力量救自己。

而這就是布魯斯的錯誤了,傑森與他的本質相似使他產生誤判,他忘記了傑森並不是他,他也從來不是傑森。他試著以自己的價值觀潛移默化傑森,結果是徹底失敗,蝙蝠俠的價值觀和道德準則並不適用於每一個人。尤其是在犯罪小巷中成長的傑森。
說實話,我覺得傑森對罪惡的認識是最深的,甚至超過蝙蝠俠。因為他生於罪惡,長於罪惡。他完全理解罪惡的起源和茁壯的原因。但傑森不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罪犯,因為他對罪惡憤怒,他的憤怒使他不會與罪惡同流合汙。

在對傑森的本質認知上,布魯斯的確犯下了關鍵的錯誤。這也是紅頭罩只能與蝙蝠俠分道揚鑣的唯一理由。


傑森與布魯斯的差異可從他們對小丑的處置方法看出端倪。
布魯斯不是不殺小丑,而是不敢殺。布魯斯對自己的本質有非常深刻的認識,他知道他如果真的動手殺了小丑,很可能就會控制不住自己繼續殺死下一個罪犯,最後他可能會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即是罪不致死的罪犯也可能被他處決。
所以布魯斯就算想把小丑千刀萬剁他也不能動手,因為他只要直接殺死一個人他就再也不能控制自己。

但傑森並無法理解布魯斯不敢下手殺人的因素,紅頭罩之下中他質問布魯斯:"為什麼?我又不是叫你殺雙面人、企鵝人。我只要你殺小丑!"
再加上赤紅街巷中傑森在牢裡的作風,傑森其實可以控制自己不濫殺,他在赤紅街巷裡的大殺特殺只是因為他不爽控制。重啟後更是很少直接描寫傑森動殺手。

只是當然,我們不能保證傑森的以殺止殺是完全正確的,他可能判斷失誤,可能因此傷害到真正無辜的生命。所以蝙蝠俠才嚴格的要求羅賓們不能殺人,就是為了避免這種私法了斷的惡風。一旦習於私法了斷,法律的約束力和威嚇力就會蕩然無存。
蝙蝠俠不相信法律,但如果法律完全失去約束力,這個世界會更加混亂。他的不殺原則其實是約束英雄的法律,避免英雄按照自己的理解隨意私法處刑罪犯,導致更加混亂的事態。(不義聯盟雖然是官方角色崩壞的極致,但必須說它真的完全說明了英雄私法處刑的問題)



說回主題。
雖然我認為蝙蝠俠對傑森的確是有很嚴重的誤判,可我不敢想像傑森沒遇見蝙蝠俠的後果。(閃點悖論的神父傑森在我看來不足以證明傑森沒遇見蝙蝠俠就一定能過得比較好)

我是相信傑森不會與罪惡同流合汙,但如果蝙蝠俠沒把他帶出那條犯罪小巷,就沒有後來神采飛揚的羅賓,沒有後來貫徹自我的紅頭罩。
更不會有那句"今天是我生命中最棒的一天!"

只憑著羅賓傑森親口說過的這句話,他與蝙蝠俠的相遇便是幸運。


其實P52世界後期和N52的部分篇章中,蝙蝠俠和紅頭罩已經可以做到互不干涉還能彼此合作。甚至蝙蝠俠也間接表示過他們的確需要傑森做英雄不能做、但紅頭罩可以做的事。這已經是目前他們所能達到的最大和諧了。


所以蘿蔔袋現在又讓傑森走回頭路我只想說負分滾開,你快放開那個傑森!



最後補充一下迪克與傑森"蝙蝠俠情結"的不同。

個人覺得迪克更多是害怕讓布魯斯失望,他的痛苦來自於缺乏布魯斯的肯定,以及他對布魯斯的敬慕。越是敬慕越是重視就越害怕自己的錯誤讓布魯斯失望。

但傑森不太一樣,他只有剛開始當羅賓時有這種情緒,他把迪克當成假想敵是因為他也有著嚴重的外來者憂慮,他擔心迪克一回來布魯斯就不需要他,所以他極力的想比迪克更好以確保自己的位置。
但在一段時間後,傑森的憂慮已經不是讓布魯斯失望,而是布魯斯根本不相信他。在布魯斯眼中傑森永遠是那個一不慎就會走上歧路的小偷、犯罪小巷的孩子。
所以傑森後來時常與布魯斯發生衝突,他發現自己從未獲得像迪克那樣的信賴,也開始發覺布魯斯不這麼完美的一面。

小丑的事只是激化他們的決裂,就算沒有小丑,傑森也一樣會單飛的。只是布魯斯不殺小丑這點的確讓傑森受創極重,他不理解布魯斯不能殺小丑的原因,於是只能歸根於自己不如迪克重要、歸咎於布魯斯的道德觀、歸咎於自己始終不被布魯斯重視。
比較起來,他欺負提姆更接近遷怒,或者說一種考驗。他要知道提姆有沒有本事勝任羅賓這個位置。所以他在確認提姆的能力後就改善了態度。
(順帶說一下,我覺得提姆單飛不是出於自願,而是不得已的選擇。迪克選擇達米安讓他失去了歸屬感,他只好離開,透過尋找布魯斯來維繫與韋恩家的薄弱聯繫。甚至少年泰坦也不能給他歸屬感,不然他就不會離開少年泰坦了)


至於達米安,傑森無疑是挺喜歡達米安的,達米安縱然像布魯斯,但卻不像布魯斯必須靠著堅守底線來控制自己的憤怒。傑森欣賞達米安的靈活機變,也許在他眼中達米安更像兄弟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