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6日 星期五

【JOJO】關於那些無法預料的事,無可奈何的事

 
 
這幾天在寫JOJO同人,想到了一些東西。
 
主要是講第七部,但涉及對JOJO系列的整體看法
 
有劇情雷
 
 
 
 

補充對喬尼與迪亞哥結局一戰的看法:

輸給迪亞哥是很可惜,但想想傑洛都要跟喬尼合作才贏得了他,而且喬尼的底牌都給翻開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此外,對結局的喬尼來說,無論是勝利還是打贏迪亞哥都已經不是他所介懷的事。他在意的不是勝利,僅僅只是因為"遺體"不能落入迪亞哥手裡而已。遺體太危險了,他只是不想讓傑洛的犧牲變得無價值

從一開始因父親之故對迪亞哥糾結,到結局時的雲淡風輕。無論是勝是敗都不再重要
他已經得到父親的認同,也恢復能自由行動的雙腳,對他來說,這樣就夠了。


此外是二十三集的封面,喬尼的動作跟傑洛之前在第二集(記得是二或三其中一集)的扉頁動作如出一轍。
喬尼撿起了傑洛遺留的鐵球,傑洛騎著馬繼續的朝彼方邁進,這封面真是太過分了。
 
 
再來說波克洛克,SBR大賽的冠軍,幸運星黑人。
剛看完SBR時,雖然覺得他是個有趣的角色,但總是對於他能獲得冠軍感到些微不爽。
 
畢竟太多出場角色都背負著很深重的事物,像是想買回祖先土地的印地安人砂男,想拯救無辜生命並找回自我的傑洛……
就算是個人很討厭的瓦倫泰大總統也是基於"國家利益"才做出那些卑劣的事情。
 
多少人拼命努力卻魂斷異鄉。一個看來態度散漫隨便的黑人卻能得到最大的榮寵,真的會讓人心裡過不去啊(苦笑)
 
 
但再重看SBR寫同人寫感想時,我想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SBR的年代是十九世紀末,1890年,那個白人至上,有色人種倍受歧視的年代。
 
這個時代,砂男與他的印地安族人流離失所;
這個時代,南北戰爭剛結束二十年,即使黑人不再被當成牲畜一般的存在,他們在白人眼中依然是次等人,再腳踏實地努力也不可能爬到中等以上的地位。
第一集波克洛克出場那段就已經挺清楚的揭示了當時黑人的狀況:
"脫離奴隸身分已經二十年,但我們的生活一點都沒變。"
 
我想波克洛克正是因為很清楚這個現實,很清楚照一般生活方式再努力都不會出頭天,所以他才會選擇去參加SBR。
如果波克洛克真的只是個懶惰鬼的話,壓根就不會管SBR的消息,只會繼續躺在草地數雲,放任生命過去。更不可能在SBR中得到優勝。
 
此外,波克洛克一直很強調自己的"幸運",也有好幾次冒命前進的狀況,而他的心聲都在表達自己"必須"要是幸運兒,如果不是那死了也沒差。
所以我想,波克洛克實際上也是背負著重量而參加SBR,他的重量就是黑人們百年來的枷鎖。與其一輩子沉在社會底層,不如豁出去拼了。
波克洛克的豪賭贏了,他贏到了許多人終其一生也得不到的榮耀和財富。
 
 
而這也顯示出JOJO故事一直以來或多或少都有提到的"宿命",和"無常"
就像我們沒想到剛登場很帥的曼登提姆會早早就退出比賽,還為了露西被做掉;
也沒想到出場時占據大篇幅,甚至比傑洛還早出現的砂男會在故事中期作為反派被掛掉是一樣的。
 
想到第五部的"滾石",若布加拉提就那樣死於滾石之下,他就不會遇到喬魯諾,喬魯諾也就失去一個加入"熱情"的契機,波魯波也不會被喬魯諾幹掉……由此研展下去,布加拉提小隊拿回波魯波遺產,被老闆相中保護特里休的事情也都不會發生。
 
然而米斯達和布加拉提反抗了滾石的既定命運,因此布加拉提遭遇了喬魯諾,因此衍生出第五部一連串環環相扣的事件,因此納蘭迦和阿帕基也走上了死路……
 
我們並不知道,若再給他們選擇一次他們會不會選不同的路。但至少我們清楚的明白,他們對於自己的路,自己生命最後的選擇毫無後悔。
 
傑洛和喬尼也是一樣的。根據大總統穿越的無數平行世界看,若是傑洛沒有和喬尼相遇,傑洛是不是就能保住一命,是否就能拿到SBR冠軍回到家鄉?
 
但如果傑洛沒有遇到喬尼,他能找回"自我",確定自己的生命意義嗎?
 
如果他們兩人沒有相遇,那他們所共渡的那六千里路,也就不存在了。
 
這就是生命,就是人生,你永遠不會知道你在做出選擇,走向另一條路時會錯失什麼,又得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