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8日 星期六

【俠客風雲傳同人】因果循環-全



補完燕宇的故事短篇之一。
寫這篇只是想說燕宇不是西門吹雪型的人物。







黑暗。
很深很深的黑暗。唯有那張沾著鮮血的臉是清晰的,清晰無比的一句話不斷反覆:
「活下去!公子,您要好好的活著……」


燕宇睜開眼睛,青城山外朝陽初升,時辰正好。
他到屋外院子揮了一會劍,又在屋內打坐片刻,這才換下單衣,一絲不苟地前往練武場。
督促師弟們習劍的時間過得很快,在師弟們相繼用眼神對他發出「大師兄我真的不行了」、「大師兄時間到了你饒了我們吧」的訊息後。他確認時間,認真的放師弟們去吃午膳。


他緩步下山,今日輪到他巡視鄰近村鎮。青城派身為四川馳名的門派之一,保護鄰近村鎮不被宵小滋擾自是應行之事。
他穿過林間小道,還沒望見村子,卻聽到微弱的呼救聲,以及紛沓的腳步。

「救救我!」
那是一個不過十歲出頭的女孩,身上的綢服被草木塵土弄得狼狽不堪,她連滾帶爬穿過草叢,逃到燕宇面前。
逃到這裡似乎已用盡了女孩的力氣,她幾乎喘不過氣,燕宇俯下身,掌心按住女孩背脊,冲淡穩定的青城內功傳入,女孩躁動紛亂的呼吸逐漸寧定下來。
「怎麼了?」燕宇開口。
女孩滿是髒汙的臉上又劃下兩道淚水:「我爹、我娘被害死了……!拜託青城山的師父幫幫我們!」

後方樹林簌簌作響。女孩嚇得躲到燕宇身後,燕宇踏前一步,三名近衛打扮的漢子緊接著劈開林木出現在他面前,滿臉兇悍。
「小子別擋路!」為首的漢子喝道,「那小姑娘是我家老爺買下的奴婢,可別不長眼礙我們的事!」
「才不是!你們害死我爹娘!又想害我!」女孩尖叫。

燕宇按著劍,神色冷澈的盯著對方。「奉勸三位莫在青城山下鬧事。」
「青城派?」漢子神色不屑,「不過幾個老牛鼻子、山野莽夫,也敢忤逆我們老爺?便宰了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又──」
電光一閃,燕宇長劍已刺穿對面咽喉,那漢子瞪大雙眼仰天倒下。
「閉上眼睛。」燕宇頭也不回的對小女孩道。側身閃過其他兩人揮來的刀刃,長劍矯龍般穿梭過刀口,嗤的一聲,又是一名漢子倒地。
餘下那名漢子大駭,將刀丟向燕宇轉身就逃,燕宇掠過刀鋒,長劍疾刺,最後一人撲地而倒,鮮血自背心汩汩流出。


燕宇揮去劍尖血漬還劍入鞘,回頭望去,見女孩一臉呆滯地坐倒在地。
他果然不該在小孩子面前下殺手。

他沉默不語的將三具屍體暫時拖到隱匿的林間藏好。那女孩居然也跟過來,幫著把血跡掩蓋了。
女孩的臉上已經沒有初見的驚懼,反而是一片痛下決心的徹然。「謝謝你。」她臉上的淚水未乾。

女孩的名字叫沈昭然,本是鄰近村裡一個秀才的女兒。卻碰上官員秋巡,那官吏見秀才妻女生得標緻竟心生歹念。尋了個因由把秀才害死,妻子不屈自盡,死前拼命讓女兒逃出村子,並要女兒去尋青城派救助。他們一家無錢無勢,所能仰仗的微弱希望也就只有像青城派這樣義名在外的門派了。

燕宇暫且把沈昭然帶回青城山,並向師父青霞子坦承經過。青霞子捋鬚長嘆,處理完那三具屍首後,沈昭然在青霞子的安排下被送到峨嵋山下的農居安置。而燕宇則因妄動殺戒被罰禁閉思過。

「我想學武功,將來成為像燕師兄這樣的人。」臨行前沈昭然這麼說著,神色肅穆。
「……妳有更好的選擇。」燕宇只說了這句話。
「這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沈昭然頷首。

一年後,燕宇因師命往峨嵋一行,在峨嵋新收的弟子群裡見到沈昭然。沈昭然看來神采煥發,據說她劍不離身,是新近弟子中最刻苦努力的一人。



燕宇很理解。
沈昭然就像是當年的他──失去父母,親人慘亡。奶娘臨死前血淚斑斑的話語仍盤據在他的夢中,時時刻刻提醒著他,他的性命是犧牲無數才殘存下來。每當他望向皇都的方向,看見的不是紫禁城的騰騰威光,而是屍橫遍野,鮮血染紅的長廊。他心中藏著的從來不是淡泊寧靜,而是灼灼燃燒的業火。他的劍從來不是青霞子期望的修身之劍,而是喧囂著憤怒的殺人之劍。

所以他殺了那三個人,他拯救沈昭然就像在救當年的他。那個無力保護親人的他,無力自救的遺腹子。
而這世上又何止一個燕宇,何止一個沈昭然。
所以他劍不離身,他視劍如命。手中有劍,方能捍衛重要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