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

【JOJO三部同人】籠中月-2(承花+徐)



嗯,跟噗浪上的一樣、沒修改






---------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能看見"天使"的,徐倫也不清楚。
只是從有記憶以來,她印象最深刻、最喜歡的除了母親,就是那個綠色的天使。
她還記得,某一天她在庭院裡跌倒,快哭出來的時候,天使出現在她面前,把綠色的手放在她的傷口上,冰冰涼涼的,一下就不痛了。

「天使!」徐倫喊道。
『我不是天使……不過妳可以叫我大哥哥。』天使用很好聽的聲音說,聽起來的確是個溫柔的大哥哥。
「天使哥哥!」徐倫說。
『拜託別叫我天使,我真的不是。』

但即使天使這麼說,徐倫還是執著的認為,書上畫的天使都是假的,她眼前的才是天使。
她和天使約定,不會把天使的存在告訴任何人。
這是她心中的小秘密,連她最喜歡的媽媽都不知道,尤其是父親。


「天使哥哥,你可以一直跟我在一起嗎?」徐倫抱著海星娃娃問。
天使真的出現在她面前的次數其實不多,之前和媽媽住在一起時就有發現,但有媽媽在,徐倫還不覺得如何寂寞。然而現在媽媽走了,即使祖母很照顧她,她還是覺得寂寞。只有跟天使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覺得安心。

花京院考慮著適合的措辭,糾正多次無果後他已經放棄改變徐倫對自己的稱呼,只能退而求其次跟她約定,別把他的存在說出去。
法皇的特徵太明顯了,徐倫說的話承太郎一定一聽就知道,光想到好友聽見"天使哥哥"的反應會是如何,他就萬分希望承太郎最好永遠都別知道。

『就算我不在,妳還有祖母與父親。』花京院考量後還是決定說實話。他實在不知道自己幾時就會升天,何況他被承太郎綁定,承太郎離開他就得跟著離開。
最重要的,是時候跟徐倫好好說明承太郎的想法,指望承太郎那悶騷的傢伙根本沒救。

「我討厭父親!」徐倫生氣的回答。
『但妳父親很愛妳們。』花京院說,『他只是很笨,不知道怎麼做妳才開心。』
「如果他真的愛我。」徐倫道,「那為什麼要趕走媽媽?」
『他要保護妳們。』花京院決定招出一部分真相,『有壞人想綁架妳和妳的媽媽,所以你父親才讓媽媽逃走,自己保護你。』
「有壞人?真的嗎?」徐倫似乎嚇到了。
『真的。』
「那為什麼要把媽媽趕走呢?一起保護我和媽媽不好嗎?」徐倫反問。
大哉問。花京院被難住了,再繼續透露真相恐怕徐倫無法理解,何況也無法解釋承太郎為什麼只把妻子送走的原因。
妻子沒有替身能力,要在不告知真相的狀態下同時保護她和徐倫,就算是承太郎也很難做到,何況承太郎不可能寸步不離保護她們。
所以承太郎只能盡量降低風險,他和妻子離婚,妻子又遠渡美國被SPW專人保護,迪奧的狂信徒應該就不會浪費時間對她動手,而會把全副心力用來對付承太郎。
花京院在埃及住院時沒遭遇迪奧的刺客就是一個旁證。

但對小孩子來說,沒有"做不到"這種事,在他們眼中父母親就是一切。

花京院遲遲沒有回答,這讓徐倫更加確定自己的認知:「反正他就是討厭媽媽,也討厭徐倫!」
『不是這樣!』花京院連忙大喊。
「就是這樣!」徐倫大叫。

房門忽然被打開了。
承太郎站在門口,徐倫震驚了一會,接著就執拗的瞪著父親。
那雙翠綠色的眼與承太郎如出一轍,只是感情波動遠比他劇烈,並且寂寞。

「不是這樣。」承太郎對徐倫搖頭,「我不討厭妳們。」
承太郎走近徐倫,他蹲下身看著女兒,如同他在過去的所有日子那樣專注,即使他的妻女未曾明白。
「我一直都在想,要怎麼才能保護妳和媽媽。」承太郎說的很慢卻很清楚,「我做得不好,對不起,徐倫。」
他笨拙的伸出雙手。
徐倫哇的大哭出聲,用力撲到父親懷裡,「爸爸,不要討厭徐倫!」
承太郎收攏雙手抱著女兒,他第一次如此小心翼翼,彷彿怕弄碎了什麼。


花京院飄在一旁看著這對彆扭父女。
『我錯了,看來指望承太郎還是可以的。』他忍不住笑,但接下來看到的畫面讓他笑容僵在臉上。
白金之星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承太郎身邊,耿直的雙眼直直看著他和法皇。
花京院嚇得立刻收起法皇,而白金之星不只沒收回視線,還更用力看著他。

不會吧?之前他也在白金之星面前飄來飄去過,白金之星從來沒這種反應啊?

更驚悚的是,抱著女兒的承太郎也看了過來,雙重視線壓迫感陡增十倍。
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花京院忍不住默念,你不可能看得到我,你脫離童年都多久了?也沒聽說你去開了天眼!
他悄悄移開腳步,卻看見徐倫在承太郎懷裡,對著他露出滿是淚水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