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JOJO三部同人】籠中月-4(承花+徐)


其實好像在這章就能結束了(喂






花京院典明死了。
這個事實如燒紅的烙鐵燒灼著承太郎,留下永生不能癒合的傷疤。

花京院的家人始終無法接受,他們的孩子不僅不告而別,最終還以這種形式回來。
他們拒絕喬斯達家的一切補償,也拒絕讓喬斯達家的人參加告別式。那一日承太郎只能遠遠的看著裝著花京院的箱子被抬走,運到遙遠的山丘上。

後來有段時間學校很流行玩請神、招魂的遊戲,繪聲繪影的傳著死者顯靈的說法。
但承太郎再清楚不過,花京院典明永遠都不是會被那種把戲招來的人。

承太郎也想過他必須釋懷,也一度以為他能對另一人付出同等的感情。然而,即使他決定結婚,即使他真心敬重他的妻子,但是花京院典明早就深深地烙印在他的靈魂之上,伴隨著椎心疼痛的愛戀。他這一生都不可能抹去他的痕跡而活著。

這使他對自己的妻子感到歉疚,而迪奧的刺客也迫使他不得不做出決定,既是要讓自己與妻子解脫。也是為了不想讓花京院的事情重演。
那種痛苦,一次也太多了。


但是過了八年後的現在,他卻在自己書房的錄像中看到法皇之綠的身影。
即使影像薄弱的像是玻璃上的倒影,但他絕對不會看錯。
花京院在這裡。



花京院在窗外看到承太郎離開,徐倫抱著娃娃回到房間,等了很久,承太郎都沒再出現。
『好像又出問題了……』花京院決定去找承太郎,他既然還沒被拉走,就代表承太郎還在這屋內。
等找到承太郎確認他在幹什麼後,再去看看徐倫吧。

花京院慣例飄到書房,很自然地穿過門。
然後他就正面對上白金之星與承太郎的注視。

有這麼一瞬間花京院覺得自己又回想起心臟停止的感覺。但他已經是個鬼魂,而且承太郎根本看不到他,就算白金之星看得到好了,白金之星又不會說話。
花京院想,就在他寬心的時候,承太郎說話了。
「……花京院。」
承太郎的嗓音壓抑不住的微微顫抖。


承太郎注視著花京院,翠綠色的眼瞳彷彿鎖死一般,絕不移動一絲一毫。彷彿一眨眼,眼前的身影就會消失不見。
花京院的腦中一片空白。
這不可能。他想,過去八年來承太郎都看不到他感覺不到他,怎麼可能現在忽然……
「花京院。」承太郎又喊了他一次,這次非常篤定。
花京院幾乎想立刻奪門而逃,但是承太郎的眼神彷彿柔軟的枷鎖,把他緊緊鎖在原地。

花京院忽然想起八年前的那一日,承太郎用白金之星把他的身軀從水塔上抱下來。那時承太郎的眼神也像現在這樣,他想對承太郎說話,想拍拍他的肩然後瀟灑地離開……但是做不到。
他只能徒然的看著承太郎橫抱著他的軀體,承太郎注視著他緊閉的雙眼,時間停止了。

「我希望……你能在我的身邊。」他聽見承太郎這麼說。

然後時間再次走動,承太郎帶著他的軀體走下樓梯,交給SPW的人員。


花京院忽然明白了。
有時候留住死者的不是死者本身的遺憾,而是生者的執念。
是承太郎將他留了下來。
他是因為承太郎才留在這裡。

為什麼承太郎現在才能看到他?那是因為承太郎已經在心中認定他的死亡,他沒想過花京院的靈魂會留在他的身邊。直到他透過白金之星看到他的法皇之綠。
才能在這一刻,以白金之星的雙眼看見他的靈魂。


花京院叫出法皇之綠,他與他的替身稀薄的站在承太郎與白金之星面前。
『承太郎。』花京院道。
承太郎朝他走近一步,他朝花京院伸出手,卻又在接近的剎那收了回去。
「是你陪在徐倫的身邊。」承太郎輕聲道。
『只有你在的時候,我才能陪著她。』花京院覺得自己必須說清楚。
「我以為你……」承太郎沒有說下去。
『我也這麼以為。』花京院道,『但是我留下來了,大概是因為你用了時停吧。』
「這八年,你一直都在。」承太郎的聲音壓抑著。
花京院點頭,『嗯。』

白金之星的手慢慢的碰觸花京院的肩,但是什麼都觸及不到。
花京院往旁挪動一步,讓法皇之綠握住白金之星的手。
唯有透過替身,承太郎才能見到他;唯有透過替身,他們才能互相碰觸。
承太郎未曾如現在這樣感謝白金之星的存在。

白金之星反握住法皇之綠的手,如同他的主人那樣有力而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