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JOJO三部同人】籠中月-3(承花+徐)






-----------------

徐倫一直都沒出現,讓承太郎決定試著再去看看她。
原本他就因為事務繁忙,又要處理刺客的關係跟徐倫相當不親,離婚後,徐倫會討厭他這個父親也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覺得徐倫不想看到他,討厭他,所以他便將照顧徐倫的責任託給母親。他想徐倫這樣會比較開心。
當然母親也因此唸過他幾次,但母親說了什麼,他從來沒聽進耳中。

然而這次一走到門口,他就聽到房內傳來的爭論聲。
嚴格來說,他只聽到徐倫的聲音,但怎麼聽都像屋內還有另一人。
徐倫是在和自己的替身說話嗎?還是敵人用另一種方式潛入,意圖傷害徐倫?
他幾乎要打破門衝進去,但他聽到了徐倫哽咽的語聲:
「如果他真的愛我。那為什麼要趕走媽媽?」

他止住白金之星的拳頭,聽到徐倫的聲音繼續說:
「有壞人?真的嗎?」
「那為什麼要把媽媽趕走呢?我和媽媽一起不好嗎?」
「反正他就是討厭媽媽,也討厭徐倫!」

又做錯了,承太郎想,他的確不該把徐倫推給母親,自顧自的煩惱刺客和保護她們的事。
於是他終於打開那扇門。



房間裡除了徐倫的確還有另一人在。
因為關心著女兒,使承太郎更加警戒周遭,他沒感覺到任何人的氣息,可是,有東西在這裡。
白金之星直直看著一個地方,那裏空無一物,但他相信白金之星,他的替身。


花京院對徐倫搖頭。
『如果妳爸爸知道我在這裡,我可能就要離開了。』這不完全是花京院恐嚇小孩的話,而是他內心深處的感覺。
他覺得他會留在這裡是因為他和承太郎間的微妙平衡,他只能在承太郎周遭行動,但承太郎卻從來不知道他在。
如果承太郎知道了,這種平衡就會被打破,他不知道平衡被打破後會如何,但總覺得目前要避免那種事情發生。

徐倫嚇住了,她的反應引起承太郎的警戒,「徐倫?怎麼了?」
「爸爸,徐倫沒事。」徐倫說,「徐倫餓了,可以吃點心嗎?」
「好。」承太郎回答,但並沒有收回白金之星,白金之星仍然直視著花京院。

徐倫的視線轉到白金之星身上,「爸爸,那個紫色的人是爸爸的天使嗎?」
「天使?」
「嗯,我看到爸爸身旁有一個好大的紫色天使喔。」徐倫說,
……這不是天使。
承太郎想,不過如果徐倫把替身當成天使,解釋起來或許也比較方便。畢竟徐倫已經看得到替身,她的替身可能很快就會覺醒。
他擔心徐倫會像過去的母親一樣,無法負荷替身的存在,因此必須盡快讓徐倫理解狀況,並且不能讓她感到恐懼。

此外,他也在意徐倫話中的絃外之音。
他覺得徐倫早就已經看過別的替身,並且把它稱之為天使。
是徐倫看見了自己的替身?還是……


花京院擔心白金之星真的看得到他,因此沒有跟著承太郎和徐倫循正常路徑離開房間,而是直接飄出牆,移動到一樓的餐廳外。
『真是,跟個偷窺犯一樣……』花京院無奈地自嘲。想想他被承太郎帶著跑八年,總有要迴避一些狀況的時候,雖然承太郎根本不知道他在,但他非常尷尬。

在窗外當然聽不到承太郎和徐倫的對話內容,但他看得到承太郎招出白金之星跟徐倫玩,徐倫很開心的笑著說話,這樣他就放心了。



「……所以徐倫,妳很快也會有一個像白金之星這樣的存在保護著妳。」承太郎道。
他花了點時間跟徐倫說明白金之星的存在,直接說"替身"、"靈魂能量"確實很難讓小孩子理解,但換成天使、守護神這種說法小孩子往往能立刻明白,反正意思也差不了太遠。
徐倫的眼睛閃閃發亮,她想著那從很久以前就在的綠色天使,「那我已經──」

徐倫霍地閉嘴,她想起了天使方才跟她說的話。
『如果妳爸爸知道我在這裡,我可能就要離開了。』

「已經?」承太郎眼神一凝。
徐倫將一大口蛋糕塞入嘴裡,承太郎看著女兒,心中的猜想越發明確。
「徐倫,妳看到的天使是什麼樣子?」他問。
徐倫搖搖頭。
承太郎不想逼迫女兒,但他已經確定女兒曾看到其他替身,他不能放任可能的危險發生。
「慢慢吃。」承太郎道。
等徐倫把她那份蛋糕全部吃完,承太郎才慢條斯理地繼續開口:「徐倫,白金之星會保護我們,但並不是所有天使都是這樣。有些天使可能會傷害妳。」
「不會!」徐倫脫口而出。
「徐倫。」承太郎道。
徐倫緊閉著嘴,父女倆默默相對。
「……有什麼事一定要說。」承太郎說。「我會聽。」


承太郎回到書房,拿下他預藏的攝影機。
他的書桌被掃空數次,做這點預防只是其中一步。但錄影機錄不出替身的姿態,因此他雖然裝著,卻也只能做為參考。
但白金之星先前的反應提醒了他,人的眼睛看不到,但替身的眼睛呢?
如果透過替身的視線觀看錄像的話……

承太郎透過白金之星的眼睛凝視錄像,透過白金之星的超高精密度,任何異狀都逃不過他的注視。

然後他看到書桌被掃空的那一刻。
他將錄像倒轉回去,不斷的循環著那一幕。